家乡的新年味道 ,撰稿人: 白耀红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我的家乡更重视过年。光是过年的强烈味道就足以让人头晕。

凌晨三四点,父亲开始在院子里生火。我的家乡没有煤,大多数家庭用老树根和粗树桩烧火。点火费时费力又有技术,而且是我爸做的。母亲也早早起床清点、整理供品,分门别类地摆放香烛,一一整理了十几件供品,才帮孩子穿上新衣。那时候新衣服大部分都是用旧棉裤穿的,又厚又硬,穿起来很费劲。五点左右,我开始在院子里放供品,回家。这期间全村笼罩在激烈的鞭炮声和滚滚香火中,庄严而热闹。

祭祖之后,全村拜年。要从年资最高、年龄最大的老人入手。磕头的人往往可以跪得满院都是。长辈们穿着新衣服或旧裹尸布,站在前门台阶上看着年轻一代的兴奋,他们高兴得闭上了嘴。这种全村的拜年应该挨家挨户,持续几个小时。我是家里的长孙。我不记得在元旦的早上敲了多少次头。见人就差点磕头。一家人吃完头就开始吃期待已久的年夜饭。老人们说,谁早吃年夜饭,庄稼早熟早开,谁就有好收成。很难等到饺子煮好了,母亲还得端着盘子在屋里侍奉神灵,才可以吃。如果饺子里有肉,那就一言难尽了。早饭后全村人会围着村子走一圈,叫“ You XiShen ”。人与人之间用吉祥的文字打招呼,人与人之间看到动物和风景时用吉祥的形象自慰。比如遇到狗是安全的;碰上猪就是送宝;遇见鸡是幸福;遇见喜鹊是一个快乐的时刻;也是风平浪静的一年,等等。

大年初一,家家户户都要祭奠祖坟,主要是男人和孩子。当年进门的新婚妻子,应该和姑姑一起下去祭拜坟墓。初三,要去亲亲请客。农村人讲究情怀,懂礼仪,感恩。任何一个人在一年内帮助和贡献给自己家庭的,比如帮助种田、做媒、救急救病、靠喂奶养孩子,第一个月都会请别人吃饭。他们有的很大方,吃饭前还要给别人磕头。

正月初五过后,村里会糊灯笼,扎彩门,为元宵节做准备。在较大的村庄,男生女生要组成“秧歌队”;年轻力壮的男人要组成武术(骨)队。条件较好的村也要组织锣鼓队、舞狮队等各种表演队伍。各种表演在正月十三到十五达到高潮。以前农村有个顺口溜叫“正月坐,二月玩,三四月放松”。后来很多坏习惯被根本改变了。我爷爷曾经给我讲过他爷爷“造反”的故事。据说在那一年的第一天,他的祖父想点一盏灯,烧香来崇拜财神,但他的家庭太穷了,他甚至没有一小锅油来点灯。他爷爷一怒之下,把供奉在他家的木刻财神砍成两半,踢进旺火里。当时家里的长子吓坏了,随时战战兢兢地等待天神的惩罚。相反,他们不希望家庭生活一年比一年好。所以爷爷经常说,敬神不能全靠神,每年都要从土里挖黄金。他一生努力工作,生活舒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