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英语作文:Norwegian Wood

  • A+
所属分类:励志故事

i was thirty-seven then, strapped in my seat as the huge 747 p

高一英语作文:Norwegian Wood那时我37岁,坐在巨大的747客机上

lunged through dense cloud cover on approach to the hamburg airport. cold november rains drenched the earth and lent everything the gloomy air of a flemish landscape: the ground crew ran gear, a flag atop a squat airport building, a bmw billboard. so germany again.

37岁那年,我坐在一架波音747上,庞大的身躯穿过大雨的云层,俯下身,降落在汉堡机场。11月的冷雨把大地涂成了一片灰暗,这让穿着雨衣的地面工人、挂在地上的航站楼上的旗帜、宝马广告牌,看起来都像是佛兰德斯压抑画面的背景。仅此而已。我想又是德国。

飞机一落地,天花板扬声器里就开始传出轻柔的音乐:甲壳虫乐队《挪威的森林》的甜美管弦乐翻唱版。旋律总是让我不寒而栗,但这一次它对我的打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

飞机一着陆,天花板上的扩音器里就传出轻柔的背景音乐,那是一支管弦乐队演奏的披头士的《挪威的森林》。旋律对我来说一如既往的难。这一次,它比以前更强烈地震撼了我的身心。

我在座位上向前弯下腰,双手托着脸,以免脑壳裂开。不久,一位德国空姐走过来,用英语问我是否生病了。不,我说,只是头晕

为了不至于让自己的脑子爆炸,我弯下腰,用手捂住了脸。很快,一位德国空姐走过来,用英语问我是否不舒服。我说:没关系,就是有点晕。

你确定吗?

是的,我确定。谢谢你。

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谢谢。我说。

她微笑着离开了,音乐变成了比利·乔尔的曲子。我直起身子,望着飞机窗外,望着北海上空的乌云,想起了我一生中失去的东西:时光一去不复返,逝去或消失的朋友,再也不知道的感情。

然后她笑了笑,转身走了。这音乐成了比利·乔的。我直起身子,望着北海上空阴沉沉的云层,试图浮想联翩。我想起了我在过去人生旅途中失去的许多东西——虚度的岁月,对逝去或离开的人无法挽回的遗憾。

飞机到达了登机口。人们开始解开安全带,从储藏箱中取出行李,而我一直在草地上。我能闻到青草的味道,感觉到吹在脸上的风,听到鸟儿的叫声。1969年秋天,很快我就20岁了。

机身停稳后,乘客解开安全带,从行李架上取出包和外套。而我,仿佛还在草地上,呼吸着草的芬芳,感受着风的柔软,听着鸟儿的歌唱。那是1969年的秋天,我快20岁了。

没错,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就能找回她的脸。我开始加入她的形象——她冰冷的小手;她笔直的黑发摸起来光滑凉爽;柔软的圆形耳垂和它下面的微小痣;她冬天穿的骆驼毛大衣;她提问时直视你眼睛的习惯;她说话时不时会有轻微的颤抖(就像她在有风的山顶上说话一样),突然她的脸出现了,起初总是侧面的,因为我和直子总是一起醒来,肩并肩。然后她转向我,笑了笑,稍微歪了一下头,开始说话,她看着我的眼睛,好像在试图捕捉一条小米诺鱼的形象,这条小米诺鱼已经冲过了一个撞击的泉水池。

当然,只要我有时间,我就会记住她的脸。我回想起:冰凉的小手,摸起来清凉舒适的流线型头发,圆润柔软的耳垂及其紧贴屁股的小黑痔,冬天常穿的优雅驼色大衣,总是看着对方的眼睛发问的惯常动作,以及时不时奇妙发出的微微颤抖的声音(就像在强风中的山坡上说话)——随着这些印痕堆积,她的脸突然自然浮现。第一次出现是她的简介,可能是因为我总是和她并肩而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的简介。然后,她转向我,甜甜地笑了笑,微微低下头,轻声地说着话,看着我的眼睛,好像在寻找清泉里那条转瞬即逝的鱼。

我确实需要那段时间,不过要等脑科的脸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时间变得越来越长。可悲的事实是,我能在5秒钟内回忆起来的一切太快了,需要10秒钟,然后是30秒钟,然后是整整一分钟——就像黄昏时影子变长一样。我想,总有一天,阴影会被黑暗吞噬。没有办法了:我的记忆越来越远离直子曾经站立的地方——越来越远离我过去曾经站立的地方。除了风景之外,十月的草地景色一次又一次地回到我的脑海,就像电影中象征性的一幕。每次它出现,都会给我的大脑某个部分带来刺激。上面写着,沃尔。我还在这里!醒来想想。想想我为什么还在这里。踢我从来没有伤害过我。一点也不疼。只是每踢一脚都会回响的空洞声音。即使这样,总有一天也会褪色。然而,在汉堡机场,踢腿比平时更长、更难,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原因:思考。去理解!只是碰巧我就是这样做的。我必须把事情写下来,才能感觉我完全理解它们。

然而,我总是需要一点时间让直子的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需要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很难过,但这是事实。一开始5秒就能记住,逐渐变成10秒、30秒、1分钟。它延伸得如此之快,就像夕阳下的影子,很快就会融化在黑暗中。哦,原来我的记忆正在远离直子曾经站立的位置,甚至逐渐远离我曾经站立的位置。但只有风景,只有十月草甸的风景,就像电影里的标志性镜头,一直在我脑海里反复介绍。而风景一次次执着地踢我的头,说:起来,我还在!起来,起来想想,想想我为什么还在这里。然而,这种踢腿一点也不疼。当你踢它的时候,它只会发出空洞的声音。甚至声音迟早会消失。但是在这个汉堡机场,他们比平时打得更久更强:起来理解我!直到那时我才写了这篇课文。我必须把所有的单词组成一个表格,以便弄清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