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关于家乡的文章 ,白咲舞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我的家乡正在消失

文本/小果

从今年开始,由于各种原因,好像回老家的次数多了。华北平原最常见的村落石海坡,就像一个放风筝的人,让我漂泊的心一直牵扯在内。每次踏上这片热土,村里的人和事,以及背后流淌的文化,都会铺开,充斥我们的眼睛。我的老乡,我的村道,我的森林校园,都是梦萦绕,挥之不去,挥之不去。但是那些简单纯粹,自然美好的东西都渐渐的没有了,我的家乡只在我的记忆里。

我的家乡位于卢梭河东岸。原河两岸有茂密的森林。这个村庄被肥沃的河岸包围着,在村庄的北部有一个杨树林。森林是一整片多年不旺的湿地,水草茂密。如今,河流被切断,湿地消失,森林被砍伐,村外能看到的树木越来越少。事实上,农村地区的发展速度一直紧跟城市。这座城市已经变成了钢筋混凝土的丛林,建筑越来越密集。农村也不例外。宅基地已经被一个接一个的摆放。几年后,村子北部的大杨树林变成了一条挨着一条的街道。那些挺拔的杨树,弯弯的,粗的,细的,连同清晨的鲜露,午后的鸟鸣,傍晚的微风,都只能作为一种象征,在一种淡淡的记忆里旋舞。

我记得小时候家家户户都在房子前后种树。村外路边、土地、池塘也种了,多为柳树。那些高大的柳树通向田野,预示着春天的到来,挡住了夏日的暴戾,连接着一个又一个村庄。现在,它们被砍下来,卖几美元。细长的柳条做成的鞭子,绿柳叶做成的哨子,只能存在于童年。已经有无数个春天的日子,老师带我们去野外,挖坑,种树,浇水。可惜好像只是个劳动阶级。我们已经仔细学习了植树的步骤和注意事项。但是当年种的树,没有一棵存活到今天。现在,我站在村子的高处,环顾四周,只能看到散落的树木,其中许多是最近两年重新种植的。

村北的道路是一条通往县城和村庄的柏油路,连接着四面。又宽又平,大车小,车水马龙。城乡客运开车到家门口大概需要20分钟。道路与村庄相连,村庄在道路旁边。很多人出门当路。他们通常在村子里闲逛,路变成了一条街;在村子里行走时,你应该时刻注意过往的车辆。孩子上学,父母需要全程接送。以前大部分人去城里骑自行车,扛东西,但是推不上坡,停不下下坡;年纪大的人开驴车要走很远的路,去城里要一整天。有些不会骑自行车的女人,一辈子都没去过县城。当时我和小伙伴们上学,无数次走过这条坎坷的路。道路两旁有茂密高耸的杨树,但有几个人抱不到一起。夏天,它们繁盛起来,成为天然的亭子。路上没有车。当一群孩子玩累了,可以躺在路中间睡觉。如今,这些都成了回忆。……道路修好了,机动车数量猛增,交通事故开始频繁发生。每次回家,这些都成为村民聊天时无法回避的话题。

村北的路边,有一排整齐的红瓦房院落,是村里的中心小学。有近100名学生和4名教师,其中大多数是留守儿童。我小学同学一直在坚持,承担“教书育人”的园丁职责。“学校勉强维持”,她跟我说“小学的老师不够强,教不到小学四年级。当然现在村里学生少了。外出工作的年轻父母大多带着孩子出去外面学习。村民们现在比过去更富有了。有的在县城买了房,愿意让孩子去县城上小学,因为那里的教学质量肯定比农村好。村里的小学,一个年级一个班,有时候连一个班都起不来。”其实在我的家乡,孩子上学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只是为了扔掉几代人手中的锄头。他们对阅读的尊重只是表达了他们对另一种生活的渴望。他们早已失去了我们这个时代努力工作的精神和追求。他们忠心耿耿,传宗接代,诗词书籍不断增长。更没有读写的认可。那些上不了高中,没有完成义务教育的孩子,选择出去打工,或者在家种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早早结婚,生孩子,开始肩负起生活的重担,过上富足的生活。我童年的大多数朋友都成了爷爷奶奶,享受着家庭的幸福。

每次回老家,我都去寻找,去参观。最让我心痛的是,熟悉的老人,连同他们居住的土坯房,都不见了,留下一座又一座荒凉的坟墓。记忆中的家乡在梦里是永恒的,但现实中的家乡却永远消失在我们面前。从我遇到的陌生而年轻的面孔上,我猛然醒悟。几年后,当我再次提起我的家乡,也许真的能证明魏凡的话——“。我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只想知道我是怎么没有”。那时候会是一种无奈,故乡的记忆可能已经落入岁月,是时候让她的人生保持轨迹了!所以,怀念乡愁并不容易。

一路走来,家乡渐行渐远。村子还是那个村子,但是人已经不是那个时候的人了。记忆中的村庄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行渐远。你是高兴还是担心?我不知道。也许,过去的村庄也从更远的过去蹒跚而行。我的家乡!

锣鼓声是故乡

正文/陈

有几次回家,总是远远听到熟悉的锣鼓声,眼睛才越过村前的高渠,捕捉家乡的轮廓,仿佛迎接游子归来。瞬间触动心弦,心潮澎湃。下意识的判断,锣鼓声绝对是家乡。

家乡的锣鼓,古朴而激昂。虽然不如安寨腰鼓雄壮,也不如山东大鼓曲调高亢,但经过一代代锣鼓大师的尝试和考验,独树一帜,不可抗拒。它们不仅是一种与同道和谐、血脉相连的民间艺术,也是一种与土壤交融、与山川和谐交融的故乡景观。锣鼓声回荡在瓦屋零散的村落和小巷,飘荡在广阔的田野里,穿梭在苍翠的森林之间,萦绕在流浪流浪者的心中。

在我的家乡,几乎每个村庄都有锣鼓。他们游走在村庄和小巷之间,主要为村民的婚礼和葬礼提供服务。锣鼓队小,只有七个人,由四个锣鼓和三个唢呐手组成;还有四件锣鼓,分别是大锣、小锣、大鼓、钹。团队成员各司其职,通力合作。只要有深厚的演奏功底和娴熟的配合,就能经常演奏出清新甜美的锣鼓。我家乡的锣鼓节奏丰富,风格清新,变化多端——。有时像水,节奏温柔,有时像风暴,节奏明亮。有时候,你可以低声唱歌,哭得像呜咽,有时候,你可以大踏步前进,你无法控制自己。此外,你还可以将各种情绪表达的淋漓尽致,其间点缀着清脆响亮的唢呐声。尤其是在婚期,比如结婚领结和要当第一,梆子、二胡表演和戏曲演唱也是有伴奏的。锣鼓艺术和戏曲艺术无缝衔接,融为一体,使节日气氛更加热烈,文化魅力更加强烈。

除了日常的红白喜事,也是龙灯节锣鼓表演才华的时候。龙灯游水,锣鼓喧天的地方,节奏欢快铿锵,使中国龙更有气势,更有气势。尤其在舞龙比赛中,锣鼓不仅是指挥员的语音信号,也是鼓舞士气的行进号角。只要冬冬羌的锣鼓一响,舞龙人的全身细胞能量就会被激活。他们踩着鼓,争取第一名。激昂的锣鼓以高昂的斗志和汗水敲打着他们。龙有时盘旋,有时翻飞,有时出海,有时在云端飞翔……。随着锣鼓声越来越密集如雨滴,舞龙的节奏不断加快,让人眼花缭乱,兴奋不已。演出和观众的情绪被推向高潮……。

多年来,我家乡的锣鼓从未停止过。每当听到这种熟悉的锣鼓声,我要么停下来专心致志,沉浸其中;或者他们会随着锣鼓声疾驰。离家十几年,家乡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难以改变的是锣鼓所代表的地方魅力,简单美妙的音符永远在游子心中跳跃。

童年故乡

文本/云

童年的故乡虽然遥远,但故乡的草、树、物、景,就像泉水,常常从记忆的缝隙中浮现出来。

村东头的江汉大堤,弯曲着,承载着亲人的思念;大堤上的森林是童年欢乐的集合。在家乡低矮房屋上空淡淡的烟雾中,有我对家的向往。

记忆中的江汉堤是家的代名词,像一个遥远的梦,永远萦绕在我的心头。因为村子就在江汉堤旁边,村子里的人每天都要无数次的翻越堤坡,或者耕地,或者取饮用水,或者上学。所以,在家乡的堤坡上,有太多往日的酸甜回忆埋在我的记忆里。

大堤旁的森林是我童年的天堂。春天,我们在大堤上和树林里自由玩耍。夏天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去岸坡拿着扫帚抓蝴蝶蜻蜓,去树林里抓蝉。当时农村没有电。晚上,是我们玩得最开心的时候。我们会在山坡上的森林里追逐、奔跑、欢呼。或者捉迷藏,或者玩游戏。那一刻,喊叫声和笑声在我的记忆中久久回荡。每每想起,童年的美好时光就像一串快乐的音符,常常会从脑海里跳出来,让我怀念,让我回忆。

在家乡的秋冬季节,虽然到处都是落叶、杂草枯萎、萧条的景象,但在这样一个萧瑟的季节,河底的田野和沟渠里,到处都开着鲜艳的野菊花。随着清冷的秋风吹来,野菊花在秋风中摇曳,点缀着沟渠和田野,让我的家乡看起来明亮而美丽。在那个季节,我们女生经常一起去沟渠里收集很多野菊花。除了装在瓶子里,剩下的野菊花都是奶奶干的,给我做成小枕头。长大后才知道菊花枕有清热明目的功效。这些年来,那个充满童年欢笑与温暖的野菊花枕头,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

村西头是钱江八景之一“班湖秋月”池。我的家乡有一个奇妙的神话传说。在班虎江的外滩,有一个宽约3尺的水池,水平如镜,深不可测。据说秋天,在一个晴朗的夜晚,池塘里有一轮月亮。它不像高悬在空中的明月那样轮廓分明,而是一个大波浪的筛子,像一盏明亮的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池中传来笙歌舞声。后来因为两条蛇专恶,江汉的蚌湖河堤决口,七里长街的蚌湖镇中间断了三里,于是蚌湖的秋月从水面上抹去,再也看不见了。虽然它们只是一些精彩的传说,但它们让村里的孩子们对秋月湖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因此,朋友们经常见面,去外滩寻找秋月湖的足迹。你看到的只是一条低洼的河流。

宁静祥和的小村庄,清澈的河水,郁郁葱葱的大树,树东的江汉大堤,村西的秋月湖,给我留下的不仅仅是童年的欢乐,更是一个知心的伴侣,将我从童年的稚气中清洗出来,迎来了青春的成熟。这就是我被哺育和滋养的故乡。

很多年过去了,虽然村子日新月异。但是小时候简单的家乡一直固定在我心里,温暖着我。

春暖花开,故乡依旧

文本/彭越

我把我所有的时间、金钱、精力和命运都献给了梦想。我知道我错过了多少,失去了多少。我就是不想提,就是不想回想,不想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到失败,死亡,威胁,绝望。我默默地向上帝祈祷,祈求上帝赐予我的智慧、斗志等无穷无尽的动力。上帝说:“给每个人正义。”我不止一次怀疑这句话给出的正确性和误导性,但还是不想理解!即使他说的是对的,谁能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给属于童年的孩子们的奇幻童话。但是,几个孩子都有童年,只是披着年龄的外衣。

我想隐藏自己肮脏虚伪的身体,为了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这种疯狗般的疯狂是真的,足够勇敢和冷静,却赢得了世人的鄙视和唾骂。就像一个肮脏虚伪的身体,总是存在于阴沟里,让它腐烂的更脏。就像灵魂,只有腐烂变质,才能不断强大。这种逻辑上的混乱,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如果不择手段,就会杀神成功。这种残忍、不合逻辑的言论,谁来负责?

很久以前,我会思考和寻找问题的答案,但现在,我不这样做了。我知道沉默背后的徒劳,我知道我没有勇气和毅力,更没有时间和精力。唱出风,得到月亮,如果它成熟了“杨柳岸,晨风会杀死月亮”。只是柳永的爱,执着的离别。

书读多了,不成为自己的血肉就浪费了。福尔摩斯关于大脑的论述正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每当我(或别人)明白这个道理,就是失败或挫折后痛苦的领悟。哈哈哈,真想喝一大碗酒,但又怕醉死在土路上。没人管,只有吐槽和谩骂,所以不要做。让懦弱和虚伪充斥那些梦想已死的生物。

谁能想象?包括我。一开始,我想写一下我家乡的风景和我工作的地方的风景。但是在写的时候,就这么跑题了。让我们离题吧。事情说的就是你想的。

我从不抛弃自己最愚蠢的行为——去写作,去写一个又一个已经落后的腐朽的文字。不管是小说散文还是诗歌,都只是百年之后的牺牲。幸运的是,我平凡、懦弱、可笑、肮脏的生活也有一个不体面的陪葬对象。不管是偷盗还是自掘坟墓,也是我。是我自己的——别人不想抢又偷不到的糟粕。

太阳升起的时间长了,地球就暖和了,暖和了。我不应该有任何抱怨和损失,在这个好天气和好世界。可是,我的心,我的思想,为什么那么痛苦,那么孤独,那么偏执?

万物之根,声音为我的梦死?还是我没有能力实现梦想?更可怕的是我根本没有梦想?因为我懦弱、胆怯、无能!!!

谁的故乡是谁的悲哀

文/芥菜

春节回家已经成为一种值得研究的社会现象。王,上海大学的一名博士生,对春节回家有很长的记录。“看到沧桑,看到人情冷暖”一出现在微信上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和关注。而我,也就是那个对他挺不爽的“ ”。

正文很长,印象最深的是这段话:“‘有家乡的人回到家乡,没有家乡的人走向远方’。我很庆幸我有一个家乡,所以我可以随时回去,尤其是回老家过年。因为我的根在那里,我的亲人在那里,我的人生经历和回忆在那里”。

和王先生一样,我也一直有着深厚的家园情结。所以,即使我在上海学习生活了21年,即使衣食住行各方面都被动地打上了“上海”的烙印,即使我在参与社会活动方面代表了这边的人民,但这个寄居的城市在我心目中还是一个异国。灵魂深处的四方院,青砖房,绿油油的麦田,溪水环绕,羊群牛羊,代表着故乡的风貌,皈依的精神故乡。

每年春节回家,有亲情和滋养的需求,有看望父母的义务。更像是思想和精神的回归,就连儿子似乎也慢慢沉浸在我的心里。春节前回国有一个重复,因为向某人道歉,设定好回国日期后短暂犹豫是否留下过年。他和儿子说话的时候,惊呆了:你怎么不回?不是说回去看看爷爷奶奶吗?

就像我儿子被我短暂的犹豫迷惑一样,我也对儿子渴望回到家乡感到非常惊讶。对于一个在斯里兰卡出生长大的二代移民来说,儿子很小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来自上海”。当然,这个称号名副其实,无论是从户籍登记还是身份证编码来看。所以当我不断向他灌输祖籍和故乡的概念时,我不确定他是否理解这些复杂称谓背后的感情。记得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大姐接他,路上遇到一个乞讨的孩子。他太天真了,不屑地叫乞丐“外国人”。姐姐回家找我说话,我又气又好笑。生气了,这个纯洁可爱的孩子对弱者是如此的缺乏同情。可笑的是,他从哪里得到了安拉的一些通病:自以为高人一等?也许在那件事之后,我开始向他灌输祖籍和故乡的观念,教他尊重和同情弱者,让他知道人人生而平等。令我高兴的是,今天的儿子绝对是一个善良诚实的男孩,甚至太善良了。有一次,我在地铁上遇到一个带着孩子乞讨的女人。他在她口袋里给了她一张五十美元的钞票,那是我给他一周早餐的钱。回家告诉我的时候,我一遍又一遍的叹气。乞讨的女人身无分文,甚至没有回家。

我委婉的说他可能遇到了骗子,他甚至有点激动,觉得不可能。并且认为即使人家是骗子,也许她真的需要那50块钱,她不需要回家做盘缠。

嗯,我很高兴地认为我对他的教育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当成功的。今年春节回去,看到这个小男孩,他的侄子和外甥到处乱跑,一个个去别人的小店买小鞭炮,放麦穗一样的小烟花,放在院子里,放在野麦田里的许愿灯,甚至像几岁的孩子一样拿着手电筒躲在黑暗的院子里,还在小池子里一次又一次的放鞭炮,像脱缰的小马一样自由快乐。我一度明白他为什么坚持要回老家,他认为跟他没关系,还慷慨地给了一个可能是骗子的乞丐。也许只是因为,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故乡”这个词在他心中的分量越来越重,故乡给予的喜悦已经超越了与之相关的一切负面:水土不服导致的皮肤过敏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快乐,50元钱或许能帮助这个不知名的女人回到故乡,远远超过被骗的遗憾。

家乡对我这样的流浪者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归根结底,就像王博士说的,是我的根。在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我享受着血浓于水的亲情,享受着山野赋予的乐趣。我的家乡早已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有它所有的植物,习俗和人情。即使过了20年,面对它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也无法接受它不再是我年轻时的样子,我深感失望,但我仍然爱它。那份爱与沧桑无关,只因为血液和灵魂已经与它紧紧捆绑在一起。

但是对你儿子的吸引力来自哪里呢?只能从春节零星的鞭炮声和琐碎的欢乐中找到答案。这种纯粹的幸福,注定是一个繁华的与土地分离的大城市,很难给他。

每年春节回家,我都会去老屋看老屋。在一个难得的温暖的下午,在孩子们的陪伴下,我走过了还住着零散家庭的村子,走过了无数次延伸到我梦里的熟悉的小路,打开了熟悉的院门,让我真的有回家的感觉。使用了几十年的压力井曾经光滑的铁把手已经生锈了。小时候,宽敞平坦的方形庭院里长满了黄色的杂草和无数的树苗。那些树苗,和家乡所有的树一样,冬天只有光秃秃的树枝,但我依稀能认出那些冬天落叶的树苗,是枣树,是春树,是柳树。那些高大的枣树,像古董一样,从我的记忆里诞生在那里,在温暖的冬日阳光里依然沉默,枝桠蓬勃。透过斑驳的光影,我还记得他们年轻时的样子。它们像淡黄色的枣花一样在春风盛开,在初夏,蓝色的果实挂在树枝上。深秋,红枣在高高的枝头傲然诱惑着我。蓝天下,我贪婪地看着,越过婆娑浓密的树叶,凝视着它们。我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在茂密的枝叶中敲打着枣子。是的,那些片段我都记得清清楚楚,过去的一切影像,比如电影的特写镜头,都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当然,每一次回去,我都感到心酸:在风雨的侵蚀下,主屋的一面墙已经坍塌翻倒,那几年贴的年画在光秃秃的墙上依然隐约可见。曾经给我们留下无数欢笑和脚印的老房子,还有那份深情的老房子,我一直在担心能坚持多久。那些破碎的墙壁,蛛网般的纱窗,那些红花,柳青的年画,那些长长短短的年画里寒酸的小奖状,深深的隐藏着我和姐姐的功过和名字。虽然红楼十二女的美图已经残缺破败,但我依然记得当年的风光。他们也经历过千河千山,是辽宁二叔委托的邮差送的。秘书大叔18岁参军,升到团一级后转业。三美在世的时候,几乎每年春节都会回国。当他不能回家时,他会寄回各种新产品。那些印有星星之美的流行日历是他二十年前送回的新产品之一。写好的信结尾一定有下面这句“大哥大嫂,这里一切都好,不要看了。”秒。大叔是军事文化,但他的话是正确而有力的。每次看家人给三奈的信,我也会写回信。现在想来,在千里之行的包裹里,在平淡与真实的话语之间,多少乡愁被寄托在他身上。现在,三奈20多年前去世了,他自己也成了一个老人。去年回春节的时候,我拨通了他的电话,让他和他爸爸谈谈。我父亲严重重听,当他知道他在和他叔叔说话时,他兴奋地哭了。虽然他听不到电话另一端的呼叫,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热情的回答。电话是免提,听到他们哥鸡和鸭说话我都快笑出来了。然而,我听到二叔的啜泣声:哥哥,我好想你。我忍不住哭了。故乡,对我来说,还是触手可及的,没有什么也可以驱散乡愁。但是对于80岁的Sec来说。大叔,思乡之情可能只止于千里之外。

爷爷的家乡

文本/zzx穆欣

我再一次来到这片土地,没有城市的繁华,没有大山的艰辛,只有乡村的淳朴与质朴。路上全是泥,没修好的小桥坏了。四面环山,不高但郁郁葱葱,不低但挺拔。

市场里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车翻不了。每个人都背着一个包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一样,摇着头,既避开了市场上的汽车,又不让口袋里的食物被压碎。我似乎看到了他们背后的汗水。从春天播种到秋天收割,他们瘦小的身体满身大汗,撑起了一家人。

爷爷住在湘乡,以前是,现在也是。他生前站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死后又睡在这片土地下。爷爷过着悲惨的生活,为儿孙奋斗了一辈子。爸爸出门的时候爷爷总是照顾我。爷爷很瘦,光头上挂着一顶帽子。爷爷爱笑。和我一样,只要看着对方,就能开怀大笑。

爷爷现在是骑鹤西游,但我永远忘不了爷爷即将离开时的绝望和不情愿。爷爷想活下去,他想在这个世界多呆几年!在我弥留之际,祖父痛苦的呻吟声闯入我的内心,我听父亲说,我的祖父死于垂死的痛苦。当时我就哭了,爷爷流了好多血,他自己的血,还有刚刚输入的血。爷爷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一天到晚都在想我。一开始,我在父亲手里一遍又一遍地写着自己的名字,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我和父亲突如其来的眼神对视着,痛苦的脸上强撑着笑容。

我来的时候,爷爷的时间不多了,眼睛才半开,憔悴的眼睛里有一种坚定。爷爷变得紧张起来,手不停地颤抖,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腕。我们两个面面相觑,却笑不出来。我忍不住留下了一丝眼泪。爷爷哭不出来,身子抖了抖,深情地看着我,生怕我就要死了。爷爷老了,虽然已经剃光了头,但是厚重的皱纹凸显了岁月的沧桑。

爷爷走了,见面成了最后的告别。

爷爷睡了一大觉后,葬在了他从小长大的家乡。爷爷的坟在一座山上,终年常绿,爷爷身边立着两棵劲松。连绵起伏的群山就像爷爷那双遥远的眼睛,说明我们应该过上干净、有价值、不朽的生活。这也是爷爷最喜欢的一句话。

我回想起和爷爷一起度过的时光。爷爷为什么不能多呆一会儿?为什么我一直很珍惜我和爷爷的交流?我想起爷爷挺直的腰和肩,就像这座山。我想起爷爷的笑容,这笑容取决于这座山的弧度。我也想起爷爷常说的一句话:堂堂正正的人,泰然自若,小家子气的人,焦虑不安。这不是在声援这座山的精神吗?

爷爷,旅途愉快。

家乡的水

文字/轻歌

在我的家乡耀州,有两条河流环绕着城市,一条在东边叫淇河,一条在西边叫莒河。漆河浑浊,何炬河清澈。两河自北向南绕城而流,在城南“南岔口”汇合,在阜平入石川河后汇入渭河。小时候,每年夏天,这两条河都成了孩子们的“天堂”。大热天我们会三五成群的来到这里,脱下衣服,一头扎进河里“然后打河”。当时我们还不知道游泳的正确姿势。我们在水里不停地双手向后挖掘,双脚一上下拍打水面,身体就向前游去。咕咚咕咚,在水面上溅起很多浪花,打在一个高高的水柱上。有时候,我们会光着身子站在岸边的大石头上,指挥潜水。这个动作只有大一点的孩子才敢。这需要勇气和胆量。有一年,一个孩子淹死在河里。大人以此为鉴。不允许他们去河里,但是孩子们偷偷去了。成年人无论如何也无法用两条腿控制它们。

如果说齐河和菊儿河是孩子们避暑的好去处,那么城北的天宝滩就是他们一年四季游玩的好去处。这里地势低,地下水丰富。泉水常年从地下沙里冒了出来,晶莹透亮,泉水汇合处形成了一个大水池。它是一个自然公园,有垂直和水平的运河,翠绿的树木,芦苇,茂盛的花朵和青蛙。我们小时候经常来这里钓鱼捉螃蟹,摘野果,玩得很开心。这里还有许多野生蔬菜,如灰色蔬菜、任晗蔬菜、水芹和藜蒿。还有很多我们称之为未知但大人说可以吃的野菜。困难时期,大家都来这里挖野菜,弥补粮食的不足,野菜变得稀少。

记忆中走出耀州市南门,往东走几十米,南北有几十个汩汩的泉水。耀州称之为南拳。清澈的南泉水汇入一条小运河,缓缓向东流,注入漆河。沿途果蔬,被泉水滋润,生长旺盛,果实香甜。南泉水冬暖夏凉,四季不干涸,成为城市女性洗衣服的好去处。从早到晚都会有女人用木棍捶衣服的声音和她们的笑声。我记得当时我也和姐姐去了南拳。她在春天洗衣服,我在春天玩耍。姐姐洗衣服的时候,我会晾在旁边的树枝上或者杂草丛生的花草上。妹妹洗完衣服,她面前的衣服都干了。于是,我们把后面的衣服擦干,弟弟妹妹玩了一个游戏。等衣服都干了,姐姐一件一件叠好放进篮子里,我们就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说了家乡外的水,应该说城市里的水。城市的水是我们的饮用水。当时的城市东南西北四街,几十条纵横交错的小巷,不知有多少口井。反正我们住的通家巷附近有五口井,有的在私人院子里,有的在单位的房子下面。但不管井在哪里,挑水的人都会径直进出,没人拦。而且人挺有礼貌,自觉排队,经常表现出相互谦让。轮到张三拧水了。他会扭头对李四说:“你先来”,李四说:“你来你就来,我不急。”。我和姐姐哥哥一起去提水,但是我一个人去提水的时候还记得。20世纪70年代末,由于郊区到处都在打机井,加上何炬上游的秀桃曲坡水库,城市地下水位急剧下降,泉水干涸,水井干涸。为了解决居民生活用水问题,当地政府在城外的塔顶斜坡上修建了一座水库,由一口井供水,然后铺设管道连接城市的街道和小巷,从而形成自来水供应。应该说是城里的居民在井里绞水吃饭,然后拧水龙头就有水吃了。这个改动是一个改进,因为毕竟方便多了,省力多了。

然而,我仍然怀念川流不息的漆河和何炬河,像自然公园一样的天宝滩和冬暖夏凉的南泉。如今齐国和居尔的河流已经断绝,河床光秃秃的,杂草丛生;天宝滩上建起了高楼大厦和几条萧条的街道。南泉早就规划成了庄基地,建了一排排民房,紧靠公路,灰蒙蒙的一片。昔日齐家河绕城而流的天宝南泉润耀州旖旎风光早已不复存在。

所以,我越来越怀念家乡的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