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我的世界在下雨 |创作: 祝宝玉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好像是随着记忆一起湿了,沿着河岸向东走,细雨微风中带着一丝寒意。那是清明节的前两天,我从外地回家看爷爷奶奶的坟。我陪着父亲。我想给他撑伞,他却不肯把我的手从他头顶推开。简而言之,我和他都站在雨中,让细雨打湿我们的头发和衣服,雨滴凝结着,顺着我们的脸颊滑落。

那一年,父亲六十五岁,背微微驼着,皱纹出现,步履蹒跚。他总是固执己见,晚年从未改变。一路上,我没有和他说话。这种沉默在我和他之间存在了几十年。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儿子。他爱他的孙子,但他像冰一样冷。爷爷奶奶的坟在河湾下的窝里,共用一个坑,是奶奶的遗愿。父亲伏在坟前,把杂草一棵一棵拔掉。我用铲子从附近铲出新土,然后把坟墓盖平。纸烧完,大炮响了。我和父亲站在河湾下的一棵大柳树下,柳树芽已经长出来了,绿绿的。我父亲递给我一支烟。我平时不抽烟。我父亲用点火装置为我点燃了香烟。父子吐出烟圈,一言不发。后来,直到父亲又拿了一支烟,他们才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僵局。他说你爷爷种了这棵柳树。俗话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第一次环视老树,柳枝在微风中狂摇,像飘忽不定的文字,想不出它的心思。然后父亲絮絮叨叨地讲了很多老东西,我第一次听到,也正好在我能够静下心来倾听别人声音的年纪,我从父亲那里写下了我家的过去,这样我的家史就不会被割断了,我的家史虽然没有什么社会价值,但对我来说非常珍贵。这些片段让我对那个清明节记忆深刻。

至于爷爷奶奶在我心中的印象,大多是模糊的。那时候我只知道玩,他们都老了。后来出去读书,从他们那里听到的就更少了。直到他们去世,我才知道我失去了两个最亲的人。每年清明节都要回去扫墓,大概是因为良心的愧疚,才能弥补自己的不足。

这两年去爷爷奶奶家扫墓的时候,爸爸不能陪我,但是他总是叮嘱我要认真,不要马虎。我点点头,知道我快四十了,但他还是忍不住为我担心。

村子在老化,时间在悄悄流逝,亲人也在变老甚至离开。人到中年,变得越来越深刻。作为一个孩子,作为一个父亲,他们应该自上而下的承担责任,但我怕自己做不好,所以处处小心。儿子愿意陪我去扫墓,我就带着他。我发现每次扫墓之后,他都能“懂事”,比我硬心肠的说教有用多了。我觉得一个人成熟了就应该在生活中受到教育,这样他的心智才能完整,他的道理才能更明白。

清澈,我的世界在下雨,这雨是春雨,好雨,干净纯净,适合洗涤心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