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偏方 、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人生是一段旅程,母亲的偏方伴随着她的影子。

小时候有一次去同学家吃蛤肉。之后和同学拉肚子。我妈马上给我同学喂了点土霉素,我妈却拿出两个玻璃罐,一个装红糖,一个装芋头粉。妈妈把三五汤匙芋头粉放进碗里,用温水洗干净,然后拌了点红糖给我吃。效果不比西药差。那个芋头粉是我妈闲暇时收割的,去皮晒干,然后拿到碾米机磨成粉。妈妈说,这个药方是我们祖先传下来的,最好能止泻。那些西药,除非万不得已不要吃,对身体不好!这些偏方怎么可能好?

我妈每次说起偏方,都跟我说是祖上留下的。在我看来,这个偏方的归属是母亲。祖师爷太远,虚荣心太强,哪有母亲那么近才算善良?

两年前,我想整理我以前的一些出版物并出版。白天忙于工作和家务,挤不出时间,只能利用晚上。一个多月来,修改编辑稿件,导致睡眠不足,体力不支,头时不时隐隐作痛。周末回我妈家吃饭,我妈看到我说我脸色更差了。问了一下情况,马上跑到市场买了一斤生姜。先把姜上的泥拍掉,然后用刀剥开,洗净,再切成薄薄的姜片。当我回到家,她把姜片放进包里,告诉我一回家就用它来煮姜水和洗我的头发。

用姜水洗头,在我妈看来,是祛风化瘀、舒经活络的偏方。小时候就很熟悉这个偏方。有时当我感冒发烧时,我妈妈总是煮一壶黄色的姜水给我洗头。印象深刻的是高一冬天出了麻疹。医生告诉我,生病期间不能患风寒。一周后麻疹好了,我回学校了。我妈一次又一次告诉我,自习回家一定要用围巾把整个头包起来,怕我着凉。我记得第一个晚上,我照妈妈说的做了。第二天,我全忘了。我妈看到我回来,头上没有围巾,大惊失色,担心我感冒。第二天,她早早煮了一壶姜水,我自习回来就用它洗头。连续两个月,每隔三五天,我妈就给我煮一壶姜水,说是祛风。她说女人不能忍受寒冷。一旦感冒,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姜水驱寒。在那两个月里,整个房子在姜水都是刺鼻的。路过我家的邻居受不了刺鼻的味道,差点要绕道。但是妈妈闻起来,却不难。她站在姜水旁边,等着水烧开。30分钟后,她关了火,打开盖子,用勺子把姜片捞出来,连碎姜也顾不上了。原来她是担心我洗头的时候,姜会粘在头发上,不好看。我听父亲说,姜水的热气腾腾的锅经常让她眼泪和鼻涕一起流出来,但深呼吸后,她继续打捞剩下的姜片。父亲让她在做之前休息一下,但她拒绝了。如果耽搁很长时间,我担心姜水会变冷。煮熟的姜水是橙色和琥珀色,水温适中。洗头的时候整个人都很放松。每次我用姜水洗头,我经常在睡了一会儿枕头后睡着。有一次,她告诉一位保健医生朋友她母亲的姜水的神奇之处,她一脸严肃地说:当然有效!这个姜水可以促进头部的血液循环,减少头皮分泌的多余脂肪,不仅有利于睡眠,还对发质起到护理作用。我明白了!难怪我读书的时候,同学们经常说我头发乌黑发亮。好像还有我妈的功劳。

我妈介绍她的偏方的时候,说话总是一清二楚。比如深夜上火导致牙痛,最好煮红薯芥茉粥;喉咙发炎,可用鱼腥草开水冲服。春末夏初容易湿热,隔天用枸杞菜煲汤比较合适。……我照她说的做了,效果挺好的。

这么多年了,我不确定我妈的偏方是不是都是祖师爷给的,但我知道,世界上每一个像我妈一样有偏方的母亲,她们手中的土方,其实都是她们爱孩子的药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