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日子过完,我们就分手吧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今年五一,大学毕业三年后的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欢迎辞。

吃饭的时候,我推了一个杯子换换口味。一些混得好的哥们已经开了餐厅分店,最闲的姜发子却当上了老师。最狠的是我们班第一个女校长抱着孩子来参加。

三年是一个周期。

“有味道,你这狗日的这两年去哪里了?西装和套装几乎认不出来了。”我的室友刘一到,就拍着我的肩膀喊道:“这是……”

“我的女朋友,孙飞。”我说。

“你小子很有福气,来,听起来不亦乐乎,跟哥说说,看上我们陈爽哪点了?你会唱歌和写诗吗?”大刘子来熟悉道。

“他还有这个能力吗?”孙飞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惊讶问我。

我耸耸肩。“这是很多会议,伙计。”

“没错,不然凭什么拱走我们班最水灵的妹子?”刘说。

看到孙飞好奇的眼神,我低下头,苦笑了一下。

不小心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一个人影进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走错路找这个地方了。”

我觉得自己像个陌生人,这个女孩...

大学时单身两年,大三莫名其妙和何安在一起。

真的没有说谁在追谁。

我大一的时候,我们报了文学社,熟悉了一下。

我们大二的时候,经常一起吃饭,一起散步泡图书馆。

工科班没有它对文学不感兴趣,但也和我一样,能稍微写点风骚的字。只有在这个班里,她才能得到何安的目光。

但说实话,何安并不是特别漂亮,只是在我们班长得漂亮。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更多的绿叶和狗尾巴花也是美丽的。

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形影不离,这让每个人都怀疑我们是否在一起。

我开始解释,后来懒得解释了。后来我问她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她说不清楚。

我只知道那是大三的最后一个学期。

三线城市的生活费用低,但是大学生的生活费用只是一点点,他们负担不起奢侈的想法。那时候谈恋爱真的是在“谈”恋爱,我一直说自己废话很多,所以一般都是和何安野着说话,她笑着听,时不时说些让我纠结半天的话。

在天桥上,沿着马路,我领着她四处闲逛。

当时觉得她走的是神仙路线,无论大一大二有多熟悉,她还是有所保留。大三的时候,我们的感情迅速升温。

无忧无虑,还要尽量找一些爱吃的醋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比如我和一个女生多聊了几次,她还能大惊小怪。我不得不把丑和笑混在一起哄她。她很开心,我跟着傻乐。比如她不想让我抽烟,我就偷偷在卧室里抽。见她之前我得嚼口香糖,一被发现就写自我批评。比如每个月的前半个月,我带她吃吃喝喝,然后每个月的后半个月,我跟着她去食堂吃饭,咬牙切齿,说下个月要救老婆孩子,还有几天爸妈才能发救命钱。

吃土,你们俩都会嫉妒我。

何安是个路痴。经常收到各种短信,让我帮她在电脑上查公交线路,在哪站坐哪路车。于是她多次迷路,哭着叫我:“亲爱的,我又找不到路了。”

不管是睡觉、看书、玩游戏还是画画编程,我都站起来说:“别怕,周围有什么标志性建筑,我都会来找你。”

很多时候,我都想骂她,但是看着她可怜的嘟着嘴,我就心软了,所以以后出门的时候,有空就先送她去目的地。

老实说,我不相信有路痴……但我发现,当我脑子里有一张城市地图时,我还是相信了。

当时,毕业后分手很流行,男女朋友在家里都有自己的计划或实际安排,很难责怪任何人浪费时间。一时之间,毕业季和分手季的悲伤传遍了整个学校。

何安问我怎么想的。我还能想到什么?没有你我能找到路吗?她傻傻地笑了笑,然后继续准备演讲。她想拿到教师资格证。

我忙着交简历,但我们还是要注意出身高贵,找工作也不尽如人意。当时我正准备去广州。毕竟,大城市有更多的机会。

北上广怎么能这么吃人?今年的学生只要不偷懒,总是饿肚子。我准备带着这个想法去找一对兄弟姐妹。他们正在运行一个应用程序,并有一个小型创业团队。

当时我和她商量:“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广州吗?还是留在四川?”

何安撇着嘴。“呸,你不是不知道异地恋有多苦。看不到你,我得慌。”

当时我高兴得不得了:“去广州一年后,我们还会回来看父母吗?”何安开心地笑了:“这个女孩不会挂在你的树上,它还是一棵歪脖子树。”我逗她:“得了吧,有棵树给你挂着就好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整理简历。

她发了一条短信:“老公,这个女孩没有大房子大车子是不会结婚的。”接着是调皮的舌头表情。

嘴里叼着烟揉了揉太阳穴,回答道:“你这个白痴,你被称为你的丈夫。你为什么需要车库?洗洗睡吧。”

几秒钟后,她回答说:“哼……”一排省略号点,然后又来了一个“你妈妈不喜欢我你怎么看?”

我笑着回答:“怎么了?我会和你私奔。”

那年我拿到了毕业证,我们去了广州。

刚去的时候住在新造和大学城。主要租金比较便宜,可以省一点。偏偏何安说中小学、补习班之类的还挺多的,方便她找工作。我租了一套一个,半年付了六个。我忘了是一个月600元还是700元。反正就像大学里出来租房子的一对夫妻。环境很差,但当时谁在乎呢?

我在小刚上班。我每天早上7点起床。我从4号线换乘8号线,一个小时后就跑去上班了。九点前到那里。

这项工作是盯着电脑抓挠代码一天,然后测试,然后检查bug,然后继续测试,然后检查新的bug。有时,当你头晕或困倦时,喝一杯浓茶,继续工作。当时觉得嵌入式软件工程师的发展前景挺好的,但是大学真的学得挺好的,摸索之后学会了走路。工作主要是基于SoC系统实现一些特定的功能,还是程,偏C偶尔会用到c++。

第一个月拿到3300元的工资,我沾沾自喜,坦诚相待。虽然有点累,但比同时还在实习的同学多了一点,我是一个创业团队。

何安在一所培训学校做英语培训老师。

我总是感叹这个女孩比上学的时候成长了很多,至少她能找到自己的路。下班早,我去她学校找她。

她带着比她大的宣传标志回来了。她脸上有汗水,她的小脸被阳光晒得通红。

我看起来很沮丧,忙着跟着她的标志,这是相当沉重的。我从来不知道现在的教育培训行业基本都是这样,老师既是免费的广告打工人,也是电话营销从业者。

她看到我来了,惊喜地说:“亲爱的,你怎么来了?”

在她旁边,还有她的同事,和她差不多大。他们很粗心,跟我打招呼,顺便嘲笑何安迷路了。

我有点惊讶。为什么你还是迷路了?

晚上我背着她,手里拿着高跟鞋:“老公,你来接我,我好开心。”

我心里很不高兴,问她:“你总是这样工作吗?”她趴在我背上:“没课的老师出去举牌子发广告单,或者盲目打电话单。没什么,都是这样,当你负责教学的时候,就不用出去举牌子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你迷路了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何安的职业装隔着我的t恤又尖又有棱角,然后她小声说:“亲爱的,你平时工作的时候很累啊……”

听到这个我很酸,但又觉得温暖。

一路无话,晚上她在我怀里很累,我却一点也睡不着,穿着高跟鞋举着牌子晒太阳,或者盲目的大海捞针接受白眼和嘲笑,我的基本工资低得可怜。

对得起你怀里的婊子。这是我那天晚上睡觉前发的一个社交动态。

然而,创业公司真的很少。在广州,10个人被一块招牌砸了,其中9个是创业公司的CEO,1个是准备创业的预备CEO。

最直接的就是工资只发了一部分。

我和何安去广州是第五个月,第一次只带了600块。

租金应该足够立即续约。

我开始做兼职,也开始在maker平台上给别人写软文和硬文。但说实话,一个节目狗能单独挣钱真的很少见,不仅仅是因为工作量做不完,还因为各行各业其实都有接入渠道,做不到就进不去。

当时我靠网上的鸡汤文章来补充能量,虽然没有鸡蛋用,但至少让我相信,这是我过上更好生活之前不得不承受的。

没有人能理解你的失落和痛苦。

对天堂负责的人也会...

何安还在那个培训学校,工资就开始涨了,不仅仅是因为以后学生多了,还有各种意想不到的收获,但是还是很少。

第六个月,哥哥告诉我这个月没钱给了。我想骂,可弟弟眼睛充血,久久不睡。他一定比我压力大。再骂他能拿到钱吗?

团队中有些人开始离开,先是文案,然后是前端。仅仅两个星期,队伍就只剩下五个人了。当时我不仅要写代码,还想兼职做策划文案。已经不可能得到天使了。

毕业的时候抽了22元的柔云烟,然后11元的白沙烟,然后就戒了,不是因为意识到自己不健康,而是因为没钱抽。

我第一次和何安发脾气,是因为她给我买了一个钱包,哪个牌子我都忘了,奢侈品。

那是我23岁的生日。

我责怪她用钱不当,她受了委屈,所以吵了一架。

主要原因是我生日前几天去她学校等她下班。我看见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人拿着一束玫瑰花给她。何安拒绝了,但我知道那人的车,嗯,玛莎拉蒂。

我在街角,看不见何安,泪流满面。

我甚至没有勇气威胁我的情敌,像打大学一样打那个人,但我给了自己一记耳光。

她晚上回家一句话也没说,打扫了房子。

吵架后,她红着眼睛坐在床边,边哭边给我发短信:“亲爱的,我还在等你的大房子大车子。”在客厅看到这条短信,眼睛都红了。我走进去抱住她,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想抱着她。

最后,我们分享了一个小蛋糕。

记得大学时谁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能靠爱情生活的年龄,是你一生中最怀念的时光。

第二天,我从一份没有工资的全职工作,变成了四份零零散散的银子的兼职工作。

在大学城卖水果,在做市商团队收小部分单子,在新媒体写软硬文,然后成为微信商家,充当流量充值代理。月中的时候,我还找了一份家教工作,帮助一个大二的数学家教。

工作一个月,赚了5156元,已经花了3000元左右。何安有一本小账本,专门用来记账。我真的很高兴看到1月份的赤字终于被考虑进去了。

何安更开心。

所以我们开始计划房子到期后搬到更好的地方,至少不会像这个小区那么吵。

也是这一次,我有了泼水的心思。

其实我之前也见过他们在社交软件上吐槽自己的性生活。说实话,当你和你的女朋友极度疲惫,从身体到灵魂都感到虚弱的时候,你是不会去想这些的。当时下班后脑海里盘旋着四个字:洗漱睡觉。

所以即使在广州我们也能真正生活。

过年回四川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彼此的父母。何安告诉我她妈妈可能有点势利,让我多注意。我问她我是做什么的。她吐了吐舌头,说我现在在广州开公司。我笑着问她有没有见过写了三遍稿子的老板。为什么安恨铁不成钢捏我,说这不只是为了合法娶这个女孩?

我傻傻的跟着她走到门口,但是她妈妈没有表现出任何势利的感觉,对我很好。

双方都是工人阶级。我和何安约定每两年存点钱在四川结婚。

回到广州,因为学校周边商贩的整顿,我失去了卖水果的方式。至少在那个时候,我的java和c++编程能力与大学时有很大的不同,我成功地找到了一家大公司。

何安培训学校的教学部门负责人换了工作,何安成为了新的教学主管。

我们搬到了一个环境好的社区。当时虽然没有存款,但收入毕竟稳定。毕业才一年多一点,我们就有了成就感。

我们开始在周末有时间看电影,去广州以前没去过的地方,开始自信地规划未来。

大约半年后,我接到哥哥的电话:“妈妈病了。她很重。”

当时脑子爆炸了,听到一长串奇怪的医学专名和妈妈两个月的低烧,但我只明白了一件事,肝癌,晚期。

我准备马上回去。晚上下班后我告诉何安,她沉默了很久,我也沉默了很久。

然后她拿出两张卡片。

一个是我们共同的存款,26400元。

一个是她妈妈给她的,5万元。

我一开始也有父母给的钱,但是在我们一起收入不到3000元的那几个月,我偷偷说是公司发的奖金,给了我们俩一个出去一起吃一口的机会。

我抱住她,订了一张白云到双流的机票。

“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何安咬咬牙,抱着我的腰说道。

“很快。”我说。

十一

的确,很快,妈妈坚持了53天,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家总共欠了36万元的债。没有黑暗的人性这种东西。我的亲戚朋友拿出了他们的闲钱。我哥哥对此什么也没说。他刚刚卖掉了我父母给他娶他妻子的房子。它非常小。所有的钱都存起来租房子,剩下的都给了我爸。

我在广州的工作从我离开不到一周就丢了。

何安给我打了三次电话,一次三万,一次两万,一次一万。

我在照顾妈妈的事情的时候就在想,那我还是呆在家里吧,可是何安呢?当我打电话给她时,她安慰了我。

这个时候我接到何安爸爸的电话,说

苦日子过完,我们就分手吧这次我接到何安爸爸的电话,说。

知道我家里的事情了,劝说我和何安分手,很理智,也没有半点出言不逊。

“小霜,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理解我们作为父母的心。”这是何安爸爸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有点恼火,但我哥在我旁边说:“他只是站在何安的立场考虑。你愿意娶你的女儿吗?\"

是的,没有人生来就是为了和你一起受苦的。

于是那天晚上,我给何安打了电话,何安显然和她的父母谈过话,哭着对我说:“对不起,陈爽,对不起,陈爽……”

我心里苦涩,但还是笑着说:“没什么,我也想告诉你。和我在一起四年后,我从未享受过任何快乐。我非常抱歉。它变成了前男友……”

对不起,没有时间给你大房子和大汽车。谢谢你,何安。

我挂了电话,独自站在阳台上哭着抽烟。长期不抽烟引起的眩晕让我想吐,但又想多抽。

十二

毕业的第三年,我继续打代码,不停的接工作还债。我哥哥除了工作之外,还一直做兼职。半年后,他失去了很多,生活又回到了正轨。

我的亲戚告诉我一个女朋友,孙飞,她是一名护士。

我答应试一试。

然后收到老班长发来的短信说有同学聚会。

我习惯性地翻到一个标着路痴小姐的电话号码,我愣了一下,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我知道,我肯定能打通这个号码。

……

“来,陈爽,孙飞,我敬你一杯。”脸色通红的何安走过来,端着一杯酒。

孙飞礼貌地举起酒杯。我一抬头,就喝了两两半白酒,眼泪都流了出来。孙飞抱怨道:“你为什么这么急着喝酒……”。

何安坐在一旁,刘叫道:“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如果你结婚的时候不叫我杀了你。”

孙飞一声不吭地说:“快了,快了,年底了。到时候,大家都来玩得开心。”

因为这个,整个桌子又吵了起来。

我低着头假装不慢酒,侧着头看着何安。她噙着眼泪啜饮着白葡萄酒。

一定是窒息了。

酒过三巡。

把我扶出酒店,听见何安在叫:“好了,结束了。”“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能迷路?”“你睡吧,丈夫。我每两天回一次广州。”

我“哇”的一声就吐出来了,用酒的劲哭了出来。

歇斯底里。

我一生中从未迷失方向,但我就是等不及你失落的呼唤。

很遗憾,我们在经历了足够多的苦日子后分手了。

十三

四川和广东只有2000多公里远。这样的故事在两省所有城市每天都在发生。

谢谢你陪我度过最苦的日子。真的,谢谢你。

如果他想对你不好,告诉我,我就揍他。

就像我现在敢写这篇文字,耳边有赵雷的成都。

让我想想,嗯,广州,只有你带不走。

我不敢让你和我一起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