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年要回家了 、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我生长在一个幸福的大家庭里,有父母,有兄弟姐妹,也有我。小时候,我很无知。新年过后,我知道有新衣服穿,有天鹅绒头饰戴,有饺子吃,有红灯笼提,有鞭炮放,还有大雪。我喜欢踩在雪地上的脚印,我被脚印伸向远方的方式迷住了。我也喜欢和朋友在雪地里互相追逐堆雪人,呼吸新鲜寒冷的空气,手也像胡萝卜一样冷,也不觉得冷。我记得有一年,我和我的邻居潇雅看起来比某人的天鹅绒花还要漂亮。我说我的好看,她说她的好看,然后不知怎么我们就打起来了。女生打架都是扯头发。这一次的目标是对方头上鲜艳美丽的红丝绒花。一场战斗,结果,雪地上全是红色大丝绒花的碎片。真的是又白又红的血。真的很像红莓和傲娇雪!童年的糗事就是一箩筐。

我们的兄弟姐妹一天天长大。参军的,下放农村的,工厂的,上学的,各奔东西。团聚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有可能。父母一天天变老,身体越来越差。这时,我才慢慢体会到这个家是多么的珍贵和温暖。每次春节临近,我都特别想全家团圆。

但是远离军队的二哥回不来了。我好想他!二哥会把整个篮子托运到部队所在地的特产,比如红香蕉,苹果,真的很大很香!还有莱阳梨,有点黑,皮糙肉厚,但是里面又甜又脆又嫩,很好吃。爸爸妈妈吃着二哥的苹果和梨,得知儿子拿着他们曾经拿过的枪(父亲是老红军,母亲是老巴鲁)去保卫国家,非常满意。

我二姐,在离家很远的一个施工队当工人,放假,但是很短。每年,她最后一次到家。当时二姐才十八九岁,青春逼人,黑发黑眼,架着高高的鼻梁。太美了!我和二姐高中是肩并肩,从小一起玩的最多。她一走,我就一个人,特别想二姐。我记得有一年,我还没起床,就听到有人敲门。原来二姐没日没夜的从长江回来了。我喜出望外。看着二姐稳重、成熟、漂亮,我更爱妹妹。想到她只能再待几天就又要离家了,很难过。后来她走了,我就舍不得走了。我送她去了水家湖火车站,换乘火车去雨溪口。直到那时,我才赶上了只花了很长时间回家的火车。

1976年,快乐幸福的一天被无情的时间之手夺走。1977年的春节是我们没有爸爸的第一个春节,那种悲伤难过的气氛一直延续到今天。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不喜欢春节了!1987年,母亲再次去世,我们兄妹无家可归。我更不喜欢春节了!过年就是回家,过年就是团圆。但是我们的家在哪里?

父亲去世母亲还在的那些年,我出国读书工作,成家养女。不管有多难,我都会赶回家过年。结婚后老公会陪我先回我家,再去他家,两边老人照顾。生完孩子,孩子更小,天气更冷,公交车更难骑。我们也会带着孩子去看望两边的老人。记得有一年,我们带着小女儿先去看望妈妈,然后去另一个城市看望公婆。火车晚点了十个小时,候车大厅冷得像个冰窟窿。当我们上火车时,火车几乎是一辆大篷车。车厢里满是水,玻璃碎了,北风呼啸,寒风刺骨。我把女儿紧紧地抱在怀里,老公抱着她的小脚。否则,孩子会冻僵。又有一年,为了上火车,给女儿找个地方,老公不得不从窗户爬进去。结果肋骨差点断了,疼了好几个月。

春节回家再难,也得回家。

所以,每次在电视上看到部队春节前回家的场景——,坐不上拥挤的马车,一个男人蹲在地上哭,一个妈妈肩上扛着婴儿背着重物,一辆摩托车车队在冰天雪地里骑回家……,我的心就怦怦直跳。

时光飞逝,我们从前的家成了历史,现在的家成了孩子们温暖的怀抱。我们不需要旅行和奔波。女儿长大了,结婚生子,住在同一个城市。她也避免旅行和奔波。我二姐现在和我住在一个城市,春节我会请她一家做客。不在一个城市的大哥哥、二哥、大姐姐,我会早早订一个包厢,邀请他们带着儿孙一起来。距离一百公里,他们坐私家车到达非常方便。

我们五兄弟姐妹现在就这样团聚了,回忆着童年的欢乐,感受着父母的恩情。

过年了,儿子女儿回来了。过年了,爸爸妈妈回来了。过年了,老公回来了。过年了,老婆回来了。过年了,亲戚回来了。中国新年,团圆。过年了,回家吧!

过年了,赶紧回家看看。过年后有个家多幸福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