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桑,白桑 ,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以前有两种桑树,一种是白桑树,一种是紫桑树。

在老北京,精致的四合院里会多一个过道,然后是后院墙,以遮挡冬天的寒风。过道的拐角处有一个小房间。小房间没有窗户,原本是主人存放杂物的谷仓。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个叫石的家庭来租房子住。当时大院里没有出租的房间。房东在小仓库前后开了一扇窗,让历史学家住进去。

历史学家男人是工人,女人没有工作,日子过得很紧。历史学家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们的女儿小秋,她长得很漂亮,当时在幼师二年级。邻居说房东老两口,没孩子,心肠好,就是看到楚楚可怜的小秋就动了恻隐之心,然后把小仓库换了,便宜租给历史学家。第二年,小秋毕业,分配到区幼儿园当老师,让历史学家的日子好过一些。

那年桑葚熟了,我和我的俄罗斯孩子馋了,去后院摘桑葚吃。我们一到过道,就听到历史学家后窗传来的声音。除了小秋,还有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声音引起了我们的好奇,于是我们去她家的后窗看看是谁。

当时大院的窗户大多够用。我用手指蘸了蘸唾沫和足够湿的纸,戳了一个小洞,往里看——小秋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搂抱着,在她家唯一的床上打滚,那个男人不停的亲吻小秋的脸。这一幕是我第一次看到,不知所措。他更激动了,脚动了动,踢了踢花盆,把小秋和那人都吓了一跳。我们飞快地跑了,但是桑树没有被吃掉。

第二年,小秋嫁给了那个男人。那个姓洪的人在区委工作。历史学家和老两口虽然不高兴,但小秋毫不犹豫地跟着那个人。小秋的目的很明确。她结婚后可以搬到小红家,这样就不用和父母睡一张床了。这对历史学家老夫妇不高兴是有充分理由的。小红离婚,带了一个三岁多的孩子。他每天去幼儿园接送孩子的时候都会遇到漂亮的小秋。但是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小秋怀孕四个多月了,肚子开始露了露水。该做的都做了,还得显摆。

谁也没想到,小秋在孩子两岁之前就和小红离婚了。离婚的原因,第二天说了,历史学家和老两口也不相信。据说小秋瞥见另一个有家室的男人来幼儿园接送孩子。“就因为那个人比我有钱,他就住在家里的一栋楼里。”这是萧红的话,谁也无法验证其真实性。反正最后小秋还是带着孩子回到了大院。不仅有三个成年人睡在历史学家的床上,还有一个孩子。

小秋提出希望接一个小仓库旁边的小房间。历史学家老两口不能这么说,因为楼主破例了。小秋自己去找房东。新房扩建的话,只能扩建到通道一侧,所以至少要砍掉一棵桑树。这两种桑葚每年春末生产,我们大院的孩子都吃。——虽然楼主不吃,但是大院建的时候特意种的。楼主看着小秋,可怜她的孤儿寡妇,一次砍一棵树。

时光飞逝。然后是文化大革命。那年我高三毕业,小秋的孩子刚刚上小学。小秋趁着乱,又砍了一棵桑树,把自己的房子推进夹道,稍微扩大了一点。

第二年,我去北大荒插队,离开大院。我爸写小秋结婚了。新婚丈夫是幼儿园司机,很能干。结婚没多久,小两口就把房东赶到了他们住的那两个小房间。他们住在房东朝南的三间房里,说工人阶级领导一切。资本家怎么能比工人活得更宽敞?

我在北大荒插队六年。六年后回到北京,我家搬离了大院。后来听说政策落实后,房东搬回了主楼。小秋一家搬回了原来的地方,羞愧地生活着。小秋父亲退休后,他和妻子搬回了农村老家。当时小秋又离婚了,带着孩子住幼儿园宿舍。

前不久回大院,房东和老两口都死了。历史学家住的地方没有小谷仓,过道里有两棵桑树——。这是房东当年收回房子后的想法。然而,两种桑树都结紫色的桑葚。老街说,房东当时很不解,说买桑树树苗的时候明明说好要一棵白桑树和一棵紫桑树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