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的故事 |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小溪流中的童年

文本/张仲林

随着岁月的流逝,童年淹没在烟尘中,那些小溪像银色的鱼一样从水里跳出来,打在我的眼睛上,让我一直看着它们。

我的家乡有许多河流和沟渠。即使你走错了路,也会有清澈的溪流陪伴着你。江南水乡长满了恶草和垂柳。荆棘盛开的季节,到处都是新绿、浅绿、鲜绿、翠绿色。一点点红,一点点黄,一点点白,一点点粉,一点点紫,五颜六色,婀娜多姿。深情的风景映在柔软的波浪中,就像一幅带有生命色彩的画布。有了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小溪自然成了我们童年的乐园,抓鱼摸虾成了最幸福的事。

放学后,我们三五成群地聚集到小溪边,放纸船,争水。振作起来,我们跳进水里,在小溪里做了两个围堰。然后,我们站在围堰的两端,举起手来舀水。围堰水浅了,我们就弯腰钓鱼。那些失去灵魂的鱼惊慌地跳起来,躲避我们的围攻。当我们生气时,我们会挺直身子,缩紧肚子,用脚把水搅浑。那些躲在水下的鱼受不了这样的折腾,让它们浮到水面,张嘴呼吸。鱼的背像浮在水面上的草叶一样漂浮着。这时候让我们看看,鱼即使在手中也是呆滞的。没有水中的活泼,再狡猾的泥鳅也是老实的。钓到的鱼很多:乌鱼、泥鳅、鲶鱼、鲫鱼、螃蟹,运气好的话还有乌龟。虾最容易抓。浑水一浑,它们就和岸上的清水一起游,一伸手就被抓进养鱼的水里。

我们每天都在泥泞中奔跑。不知道被妈妈骂了多少次。然而,我们总是没有记忆。我们第一天就被批评了,第二天就上了流。记忆最深的是盛夏的那一天。那天地面好像着火了,我们溜进小溪里避暑。钓鱼的时候突然发现一只螃蟹倒卧在田埂上。小螃蟹一只接一只地从它的肚子里爬出来,好像有无数只。低下头,趴在地上,手指放在螃蟹旁边。小螃蟹竟然摇摇摆摆地把手伸进去,像个小逗号,欢快地跑着。真的很可爱。不知怎么的,我们平时更喜欢抓螃蟹,但那次就放过了。

钓鳗鱼是我们的特色菜,也是最刺激的。烧一尺长的钢丝红,折成钩,套上蚯蚓,躺在溪边的石坝上,在黄鳝洞前晃钩。黄鳝看到蚯蚓往往无法抗拒贪婪,用头咬住鱼钩。这时候,不用担心,快速转动鱼钩,钩住黄鳝的上颚或下颚。当然,钓黄鳝并不总是那么顺利,有时候你得比它更有耐心,尤其是那些受伤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激怒它,把钩子推进洞里。黄鳝受不了你的戏弄,它又要上钩了。也许是头脑警惕,当鳗鱼上钩时,它的身体会在洞里扭曲。这时候你不突然拔出来,他们就会解耦,溜走。黄鳝暴露一尺长,伸出右手中指锁住脖子,黄鳝就成了囚徒。抓黄鳝最危险的是遇到水蛇。钓鱼的时候,我贪婪地把鳗鱼抓在手里。搭档喊“水蛇”,吓得我手都没了。我还是想死心。

心有余悸。

那时候生活艰难,家家养鸭。鸭子最喜欢贻贝和蜗牛。所以,放学后摸蜗牛和贻贝是我们的任务。蜗牛无处不在,只要我们用细网袋绑在竹竿上,抄在水草丰富的河底,一次就能抓到很多。贻贝虽然娇嫩,但往往只生活在溪水深、无污染的地方。它打不过我们这些水鸭。当你钻进小溪时,你可以看到他们穿过清澈的河流。难道不是手到擒来摸贻贝吗?

家乡的小溪没有童年的痕迹,只有微风吹过的涟漪。回首童年的小溪,水花里有我的笑脸,清澈的水里有我的背影。它柔软而微笑,让我的眼睛闪闪发光,洗涤我的心灵。

这条小溪被淹没了

文本/吴奋勇

雨过天晴,似乎一点脾气也没有。山上的雾在走着,每一朵花每一棵树都应该满足于那轻轻的脚步。叶子更绿了,埋在土里的根伸展得很快。

我呢?一直在鬼混,在办公室狭小的空间里,在僵硬的电脑屏幕前。一个陌生人突然来访,我不得不起来拿点水泡茶。

新来的人看起来和蔼可亲,但他也很善良。他笑着对我说,他和他老婆明天要出去工作,让我多关心他孙子。关心和爱护学生是我的工作,我一次次点头。我看得出来,我的承诺让他放下了疑惑和担忧。但不知道他孙子是谁。他们一直在说话。我实在不忍心打断。但我还是问了。原来是这周刚回学校的同学。上学期他私下离开校园,去城里当学徒。我见过他父母,常年在厦门一家公司上班,去年被送到省外生活。

我们一起走出办公室,我礼貌地为客人送行。在走廊里,他突然对我说:“老师,我之前在这里读书的时候,溪水黑黑的,上游正在进行采矿。”“听说过,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开采了。”四年前,我来到这里,水越来越清澈。我们一起看了小溪。天还在下雨,而且似乎比以前更大了。水向前飞去。“吴先生,我在晋江下游工作。每当我看到晋江,我就想起我的家乡。我认为晋江水来自我的家乡。”我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好。没想到这个粗暴的人这么有诗意。

听着他离去的脚步声,我走进三楼楼道的栏杆,从深山里俯瞰小溪,在雨中看着那条风情万种的小溪,水面比平时更宽,水流更急,声音更大。看着河对面我们学校的操场,有水,有老人撑着伞走在跑道上。楼下高速公路上堵车。有人在不远处的农村采菜,有人在远处的茶园拔草施肥。

上课铃响了,我走进办公室,走到后窗。我的耳朵里充满了同学们的笑声,有同学打着伞在两层楼之间的小操场上玩耍。今天气温只有10度,我还年轻。我真的不怕冷,有人在追。操场旁边的树顶上,嫩芽清晰地拔了出来,长出了细密的叶子。随着春天的到来,校园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抬头看日历,才知道今天是二十四节气的刺痛,一句老家的谚语在耳边回响。“蛰节到了,锄头也不停。”对,“春雷使万物生长。”此刻正下着毛毛雨,“静静地滋润着万物。”经过十英里的春风,群山绿意盎然。

布鲁克的微笑

正文/五瓣

也许是因为人是从水中孕育出来的,听到潺潺的溪水声,躁动的心就会安静下来。

溪水从两座山之间流出,落在岩石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声音传入我的耳膜,仿佛河水流入我的心脏,流遍全身,冲刷掉所有的污秽,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池里积的水很静,像一面镜子,没有任何波浪。它清晰地映出蓝天白云,绿树掩映的小桥,水晶莹剔透,清新湿润的空气滋润着我的喉咙,让我想放声歌唱。

也许是被绿树白云挤压,池中的水流向一边,变成细水花,溅在石蛋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像是竖琴撞击的声音。

远远望去,溪水湍急的部分如飞珠溅玉,平缓的部分如银湖,错落有致。阳光,像流动的水晶。

蜿蜒的溪流在我的脚下流淌,轻轻地低语,仿佛是为了安慰我的忧郁,又仿佛是为了倾诉,倾诉她的挫折,她的追求,她与花和叶的相遇,那种气度,那种寄托,那种无尽的爱&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

像一颗无暇的祖母绿,小溪闪着美丽的光泽,流淌的歌声也是缓慢的,有小波浪追逐,没有一丝疲惫,永远唱着欢乐的歌。

只想就这样坐着,坐在缓缓流动的小溪边,随着河水思考而远去,忘记所有的痛苦、不快和悲伤,在水中映出一个美好的东西,把悲伤抛向深渊。

不是为了逃避生活,而是为了享受这份难得的平静,来自心灵和灵魂的平静,安抚躁动的心——,那种因为生存而必需的交流和娱乐,那种因为奔波而挥霍的平静。

时间就像流水,永不回头,但我宁愿让它静静地流在我身边,即使我老了,我也不会后悔浪费了我的时间。我不奢望太多,我只想把这一刻当成永远,记住这一刻一点一点变成回忆。

让小溪的微笑照亮我的世界!

让小西唱出我对生活的热爱!

溪流之光

正文/朱

一条小溪发源于武夷山之外的群山,载歌载舞,充满泥巴和米糠香味,蜿蜒曲折,穿过炊烟袅袅的小村庄。

在小溪的某个角落,树木繁茂,稻作苗绿像清澈的水波,将田野的抒情推向远方。阵阵青蛙从地上飘来,像水汽在田里飘来飘去,没有固定的地方。这属于乡村音乐,在天地之间悠闲的表演,不舍春秋昼夜。小溪忍不住慢了下来,在这里休息一下,静观其变。

“龙溪”,一个充满田园诗般诗意的名字,跳到了我的纸上。朱的一群人在这里繁衍生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翻翻泛黄的古籍和爬满虫子的族谱,我们可以依稀辨认出它们的迁徙路径。我们的祖先来自不远处巍峨的江郎山脚下(属于浙江省江山市),雄伟沧桑的牌匾——“郎峰朱轼”悬挂在朱轼祠堂内,里面隐藏着一段黑暗而又深刻的神秘历史,等待着村里的朱轼祠堂和文昌阁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我的童年和这座巨大的建筑曾经有过风、雨、笑的复杂记忆。

再回来路过明成化年间修建的建筑时,摸了摸祠堂门口拴马桩的青石地基,冰凉的手感,坚硬的脉纹,底部的青苔痕迹,顶部堆满泥土灰尘的堆口。老一辈告诉我,清朝的时候,村里有两个进士。当他们在高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带着衣服回家时,他们在等着前来祝贺他们的村民。那一刻,他们的心里有多光荣?只有书香门第和有教养的家庭才配得上这样的加冕仪式。现在,生活中有一些东西,渐渐被时间填满,掩盖,甚至遗忘;生活中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一天一天默默的带走。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秋天我们就翻过了家乡的山丘。一个村庄和它世世代代的人民,是漂浮的岛屿,是屹立在大地上的树木,是生命中悲欢离合的躯体。可以说,我在家乡看到的咆哮的油菜花,翠绿的稻秧,凋零的天空,一排排的楼房取代了一天一天倒下来的老房子,时而干涸时而丰盈的陇西河,成了我心中的再现。换句话说,它是时间的条纹,是姓氏种子的光,是我们生活的现实。石头的硬度保持不变。守卫正门的两只大石狮子,昂着头,张着大嘴,呼唤着一个村庄的和平,保持着一个种族的幸福。在村里,没有什么比“安居乐业,五谷丰登”更重要的了。

跨过青石的门槛后,我完成了一次电影般的切换和嫁接。小时候,老祠堂是我们学习的地方。幼稚,长音“a,o,e”,驱猪棒“l,l”和/[/k1经常从深院飘出来下课后,某个角落里忙碌的蚂蚁一直是我们盯了很久的研究对象。某块石头曾经敲碎了我的额头,黑暗的房间里的杂乱掩盖了我们童年的身影。透过祠堂里巨大的天井,我们可以看到白云飘过村庄,我们的小心肝渐行渐远。……房梁上美丽的红漆画和廊檐柱周围生动的木雕常常在我们的梦里闪现。在祠堂的舞台上,每年年底或正月,都有越剧剧目,如《五婆生辰》、《梁祝》、《白蛇传》、《西厢记》、《追鱼》等。当时对这些咿呀学语的人声不感兴趣,对剧院夹缝里的朋友厌烦,沉迷于自己的追求和奔跑。

时隔多年,我连自己迷茫的脚步都没有停下来,对先人模糊的外表做出一种血缘的歧视和亲近。到了东莞之后,我几乎迷茫了,想家了。通过阅读一些资料,我了解到朱氏家族起源于晋南北朝,发展于唐代,到达于宋代,是江阳地区的主导家族,也是江南朱氏家族的主体。宋代衢州有朱等30人,其中北宋17人,南宋6人。其中,有12人属于郎峰·贾珠。1015——1128的113年里,平均每10年出来一个学者。去年夏天,在东莞市马冲,我意外地遇到了另一个朱轼祠堂。摸着面前的旧墙和弯弯曲曲的树,就像摸着一颗姓的种子,在岁月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不远处,水雾蜷缩在江面上,弥漫在空气中。我右手握拳,伸出食指,在左手掌心写了一个世袭“朱”字,指点,横撇,竖指,竖指,竖折,横撇,竖勾。那是一个简单的九笔,却写下了我内心的失落和悲伤这些朱元璋的祖上来自安徽,朱元璋的故乡,跟随大军涉过大江,征战岭南。最后,他们有幸在异乡生活工作,种香蕉钓鱼,下班后北望故土,喝一杯烧酒,以缓解心中深深的乡愁。“你看我们多幸福/多幸福我们又在一起了”。对我这种来自江南的朱家后裔,生活在东莞的人来说,这一切似乎都是天意。

中国姓氏是一部独特而辉煌的历史。有成百上千个不同符号和含义的姓氏在其中闪烁,像历史悠久、奔流不息的河流,承载着自己独特的血液代码和心理文化基因,共同构成了纵横交错的经纬度文明地图。从远古时期的野源,一直流动融合到今天的下游,还会继续向下传递到无穷。

这是生命的接力,信仰的传递,文化的传承。

作为中华民族的姓氏之一,朱氏家族的变迁史也是中华民族姓氏文化的一个精彩缩影。

姓氏的种子被岁月的强风吹向全国各地,生根发芽,成长为一部复杂而有质感的民族秘史。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民族众多、人口众多的大国。姓氏的起源有许多社会、历史和文化秘密。中国有“成家”的漫长过程。姓氏是一种传承,是家庭生活和血缘传承的标志,是代表每个人及其家庭的象征。姓氏的形成、发展和演变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历史过程,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姓是姓和姓的组合。在遥远的古代,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古代姓氏起源于人类早期生活的原始部落。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是姓,是人所生。……从姓生。”也就是说,人是母亲生的,所以姓氏在女性旁边。所以姓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原始人类社会的母系氏族制度。姓氏是区分宗族的特殊符号。中国古代很多姓氏都是在女性人物旁边,说明我们的祖先曾经经历过母系氏族社会。姓氏互通婚,同姓氏族内部禁止通婚,子女归母亲所有,以母亲为姓。姓氏的出现是原始人类逐渐摆脱愚昧的标志。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母系氏族制度向父系氏族制度过渡,姓氏由父改为姓,但姓氏被女性家庭所代替。后来,氏族制度逐渐被阶级社会制度所取代,于是产生了赐地、令家的治国方法和手段。姓氏的出现是人类历史走向阶级社会的脚步。何氏是人类进步的两个阶段,是文明的产物。后来春秋战国时期,姓和姓统一,不再区分,说明姓和姓都是姓,表示个人和家庭的符号。这就是我们今天理解的姓氏的含义。

比如赵、钱、、李、周、吴、郑、王……中华民族的每个姓氏都创造和书写着自己的故事和历史。就像一条条生态丰富、波澜壮阔的大河,汇聚成一片浩浩荡荡的中国姓氏海洋。

在靠近家乡的凝视中,我走过了几百年的风雨阳光,思绪飘得很远,远到回到了路蓝山开的古代。

站在这片浸透了先人血汗的土地上,轻抚着沧桑和冰冷的砖石,默念着诗“缅怀着嘉祥源镇东南东山的遗迹”,走进高阳的现实,我仿佛看到了千年传承的血管里唯一的色彩—/[/血是安静的,让我们的身体和生活在一起;热血也躁动不安,不肯停歇,把我们推向高处,推向远方。

世界上最长的河流不是尼罗河,而是我们的血管,几千年来一直在流动,承载着我们的体温、情感和文化血液,引导着我们在地球上奔跑、沸腾、漂浮。

这里叫“龙溪”。其他地方叫“凤溪河”,“新疆河”,“赣江”,“长江/[/K13]每一个有河流的地方都是家。

他们活着,像一条小溪

正文/赖阳刚

小溪,其实不是小溪,是一个会生活,善于表现温暖和爽朗的农村妇女。他们,用一颗小小的心,积累阴影和花朵。他们试图把下一次游泳从鱼的睡眠中拯救出来。从牛羊口中,悄悄救下董阿定,一片浪花。

他们,小溪;小溪,他们。委婉含蓄,静静吸收天地精华,风雨的气场让命运明朗通透。

六月总是浪漫而富有诗意。男人幻想彩霞是集镇,露水是店铺。梦见他们把太阳带到市场上,漫不经心地闲逛,他们总是被新的绿色斑块弄得眼花缭乱。幸福是新鲜而温柔的。

哎,他们随身携带的阳光,就是他们可以随意挥霍的黄金,买山买林。在这个世界上,建造一个绿色的天堂,把爱、善良、幸福和幸福给予你、我们和他们。

小河里的爱

文本/董国宾

我是在布村长大的,村里狭小,却有一条小溪互相欣赏。

清晨,东方是金色的。面对着初升的太阳,一眼就能看到歌唱的小溪。溪水溅洒着银色的光芒,像一群会跳舞的孩子,每个人看到都会激动。小溪旁边的村子里,几朵像棉花一样的云在头顶上移动。小时候经常在小溪边玩耍,童年充满了无限的快乐。

冬去春来,大地寒凉,元夜碧朗。来不及眨眼,春光四射。春暖花开,杂林长成碧海,桑园卷绿波,山脊覆密叶,溪水如白操,一步就跑出春天。

春天,小溪开始了春梦。溪水清澈,影子清晰,水中的小石头如水晶玉清晰可见。站在小溪边,阳光明媚,鸟儿啁啾,燕子飞翔,奶牛在远处哞哞叫。散落的树叶已经远去,水边的小草像绿丝,在春风翩翩起舞。小溪边,新的树出现了,在新鲜的空气中伸展它们的树枝,朝着温暖的阳光笑着。春天,小溪缓缓流过,从高处蜿蜒而下,而磨刀溪虽然浅,但隐约能听到空山流水的声音。小时候一抬脚就来到小溪边。每当春风吻我的时候,我心里就觉得我年轻的样子帅得像条小溪。

转眼到了夏天,春色隐去,树绿了,溪感兴趣了。小溪边有许多水生植物,奇怪的石头碎片覆盖着小溪的沙滩,杂七杂八的野鸟到处被染成翡翠色。夏天,溪水如带,溪水湍急,溪花飞溅,银光在阳光下闪烁。最生动的是,孩子们一起从村子里跑出来,成群结队地聚集在这里。有的玩水,有的抓鱼,有的找乐子。所有的小女孩都玩得很开心,她们温柔的笑声听起来像铃声。一条小鱼在小溪里快乐地游泳,顺流而下一会儿,逆流而上一会儿,在潜在的水中静静地站一会儿。如果有人影晃动,会突然消失。在一个欢闹的夏日,丛林浸满绿色,小溪溅满水,夕阳把小溪染成深红色。月光下,夜风带来了青蛙的声音。

秋天来了,柿子树披上秋衣,果实红黄黄,稻子里全是野金。在一个小村庄里,白鸡在院子里啄食,快乐的烟雾从屋顶升起,邻居们静静地度过岁月,小溪失去了理智,大自然逐渐变得清澈。如果你去小溪边散步,偶尔听到“汩汩”落地的声音,那是一只小鸟踢倒一块石头,或者是一个水果掉下来。小溪静静地流着,仿佛没有声音。

冬天很冷,小溪上结满了冰,蜿蜒而白。风刺骨,树木透明。小的时候出了村,还喜欢看小溪。孩子们也一个个来了,小溪成了溜冰场。到处都是笑声。下雪时,小溪与大地融为一体。

我在布坤村长大,那里人不多,但常年有小溪作伴。我爱小西,爱布村的每一棵树每一片瓦,爱她一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