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你没事吧? :投稿: 冀彦峰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它就像我心中的一块石头。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和忧郁的眼睛不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折磨着我,尤其是在除夕夜,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如果我不写出来,我会被良心谴责一辈子。

那是农历除夕。早上,天空挂着一轮白色的太阳,但到了下午,它变了脸。西北风猛地叫了起来。纸屑、塑料袋等。开始在街上打滚,然后飞上天空,漂浮在雾蒙蒙的尘土中,不是向上就是向下。一些塑料袋还挂在高高的树枝上,像一面小白旗在飞舞。入冬以来,天气干燥,没有下一星雪,冰雪少,病菌在空中自由奔跑。老人和孩子一直心虚,感冒咳嗽,医院里人也人满为患。

西北风从西边吹来厚厚的黑云,很快就遮住了天空。冬天天黑得早,还不到5点,却突然天黑了,一场久违的大雪就要来了。

父母都70多岁了,平日吃穿都很省钱。马上就要过年了,但我买了很多蔬菜、水果、肉蛋,还堆了一个小储藏室,不管东西比平时涨了多少倍,看着我们带着妻女,我的脸上满是笑容。父亲把低脂牛奶盒拿在女儿手里,母亲搂着女儿:

“风很大。天气冷吗,珀尔?”

“奶奶,不冷。”

“珍珠来了?”然后侄女从她妈妈身后出现。

“姐姐,你们都来了吗?”

“嗯,我比你早到一点。来看看我买的围巾好看不好看。”侄女拉着女儿的手,踏进门槛。哥哥和嫂子早到了。

一进门,暖热的空气就会拥抱全身,墙上的温度计显示20摄氏度,暖气烧得很好。绿色植物如君子兰、蟹肉莲、紫露草、人参榕树、虎皮海棠等。被放在房子北面的窗台上,所有的窗台都伸展着它们的枝叶,在春天给整个房子带来欢乐。虎皮海棠长满了像钱一样的小花,红色的花蕊是黄色的;在君子兰的顶端,一朵有6或7个分蘖的花出现在两片长叶子之间,其中两片完全张开,用艳红映入眼帘。

妈妈已经调好了饺子馅,一大盆都满了。猪肉蘑菇配大葱香气十足,包饺子的面条也是拌好的。

她向我们打招呼:

“去洗手,把案板拿来,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我们通常准备饭菜,我们在厨房里。今天,有很多人。客厅里,有一个很大的地方。全家人围坐在咖啡桌旁。大家可以边伸手边看电视边说笑边包饺子。

孩子们不得不伸出手。他们认为这很有趣,但这没有帮助。他们又把擀好的面条放在一起,做成一团,一边揉一边傻笑。

“去玩吧,趁你没把这里搞砸。”妈妈拿起正在擀皮的擀面杖,吓到了两姐妹,于是她们把皮扔在手中,一个接一个地去了爷爷的书房。

“爷爷,爷爷,下雪了。看,下雪了。”女儿激动地哭了,于是我们放下包好的饺子,走到窗前。

“嗯,也该下雪了。经过一个冬天,上帝终于赢得了他的眼睛。”母亲在背后高兴地喃喃自语。但是他的手仍然没有停下来,他继续揉面。

父亲已经从办公桌前站起来,身边围着他的两个孙女,透过窗户往外看:

“是的,薛瑞今年过得很好。这场雪真好。冬小麦有水喝。”

“什么?爷爷,小麦还能喝水吗?”

“是的,他们很渴!”

这时,西北风已经停止了呼啸,雪花正在悄悄飘落,地面已经被白雪覆盖。在漆黑的天空衬托下,淡淡的雪花是那么的轻盈飘逸,像空中飞舞的白色小飞蛾,扇动着翅膀,左右上下摆动,看着它们撞向窗玻璃,又被某人的手拉着,飞速飞走。

雪越下越大,一群群棉絮不停地从广阔的天空深处飞驰而过,渐渐变成了雪。上帝想弥补他的内疚,在这个时候把冬天的雪都倒掉。很快,对面的屋顶全白了,树枝上已经堆了厚厚的白边。

“其次,去把垃圾桶里的垃圾拿过来。”妈妈冲我喊。

“哦,”我答应一声,拎起垃圾桶向门口走去。

因为是老式的家属院,垃圾场位于大院外南路的对面,距离还很远。平日里,繁忙的道路上没有车辆,更不用说行人了。万家灯火,远亲归来与父母团聚,都在温暖的房间里享受着家庭的幸福。仰望天空,雪花落在我的脸上,很凉,瞬间变成了水。毕竟是3月9日的天气,提桶的右手很快就冻疼了,所以换成了左手。

突然,垃圾堆上一团黑色的物体进入了我的视野,有点远,看不清楚。它是一只野狗吗?不,不,我很快否定了自己。这只狗没有那么大。是人吗?不会吧?这个元旦谁出来,你在推垃圾干什么?对了,是个流浪汉,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后,我稳定了情绪,继续往前走。

走到前面,终于在白色路灯的照射下看清楚了。啊,是一个老人和一个老妇人在翻垃圾。她上身穿着黑色西装,肩膀上有两块补丁,下身穿着一条灰色棉裤。裤腿松松垮垮的,脚上的一双皮鞋看不到任何颜色。他拿着一个收垃圾的铁钩,全神贯注地推着垃圾。农历腊月,家家户户打扫卫生,每天都有大量垃圾倾倒,无法放入垃圾箱,箱外堆积如山的垃圾。

也许是我太用心了,也许是没想到除夕有人倒垃圾,阿姨也没发现我来。听到声音,她突然抬起头,用惊异的眼神看着我。她的头发散落在她瘦削布满皱纹的脸上,几缕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她抬起手,向后捋了捋头发。她显然很害怕,眼里充满了惊讶。

“哦,阿姨,你是哪里人?”

“河南。”被问及时,她的眼神变得迷茫,声音变得轻弱。

“河南?河南哪里?”

“mm……”阿姨低头嗫嚅着,要么是声音太低,要么是根本不想说,我没听见。

“阿姨,怎么还能出来过年?”

“哦,平时捡破烂的人多。第30年没人接了。我们出来的时候可以多捡一些。”

“你的孩子呢?他们在哪里?”

“它们都在这里,它们都出来了,等我们秋天收割庄稼的时候,我们一起出来。”

“为什么我没和你在一起?”

“mm……”声音又听不见了。

她不再和我交流,弯下腰继续捡起来。

回到家,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要不你请她回家吃碗饺子?新年捡垃圾肯定有些困难。”我妈抱怨,让我打电话叫阿姨在家坐坐。我赶紧打开门走了出去。

来到街上,向南望去,看到远处的垃圾场像坟墓一样围着站着,但老人不见了。我不放弃,径直走向垃圾桶,环顾四周,依然没有阿姨的影子。雪还在下,街道两旁所有的窗户都灯火通明,笑声不时传来。看腕表,时针指向八点,春节晚会即将开始……

十几年过去了,我女儿现在是一名三年级的大学生。父母都八十多岁了。他们身体健康,儿孙绕膝安享晚年。而且每次带女儿去看望父母的时候,我经常会在不经意间看到那年除夕夜老太太的形象,后悔我没有给她一碗饺子,即使她因为脸的原因没有进屋。

阿姨,你现在应该回河南老家吗?你也应该和你的孩子住在一起。你好吗?祝你在山西生活健康快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