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记 ,投稿来源: 胡颖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美发师反复跟我解释,可塑性、打蜡、上色是韩国女性的基础护理,但我还是说:“请给我修剪一下,暂时不需要其他。”理发师的态度明显松懈了。我以沉默回应他的造型,说只剩下剪头发的声音和店里放的轻音乐。

为了方便预约,我加了他的微信,大量图片和发型,每天发3到5次,忙得没时间欣赏,最后删了。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剪头发的习惯,因为他对头发的关心和对发型的理解让我觉得他是一个有一定见解的理发师。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再加上做事的认真态度,他们就会展现出自己与众不同的敬业精神。我同意这种伦理,所以我让他事后理发。

可惜好景不长,他的职业精神被营销语言所取代。不得不说一遍又一遍:“修剪一下就好。”不是我的头发天生丽质,是因为我不想在头发和皮肤上折腾太多。我一直很喜欢自然黑,就算别人劝我发色太深不时髦,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染成时髦的栗色或者别的。但是现在你只剪头发,不做其他护发,太难了!因为几乎所有的发型师都会边营销边剪头发,顾客的坚持不会长久,鲜艳的颜色会让女性瞬间魅力四射。然而,好的颜色需要好的肤色,素颜有好的发色。有时候人们不知道是脸太粗糙还是头发太精致。

我不化妆,也不把化妆当成压力。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修剪得当,脸干净素净,头发自然乌黑。

小时候,我妈妈没去理发店就给我剪了头发。我妈还剪了流行排球女孩的头发,然后我妈剪了全院小姐姐们的头发。妈妈从来没有学过剪头发,她说她会看的。我一直羡慕我妈妈那熟练的切割手。直到今天,刘海儿已经长大了,她仍然是一个母亲。我妈剪头发的时候会说:“不要动,低头,靠向一边,闭上眼睛。”然后我听到的只有剪刀的咔哒声和头发的沙沙声。多么安静的发型啊!有时候会把玩手里刚剪的硬茬的黑发,妈妈会左右看看,反复观察两边头发是否均衡。最后用细齿梳子梳整齐,再用剪刀轻轻剪去多余细节的头发。过了两下,声音轻得我闭上眼睛,感觉头发像雪花一样飘落。等我再睁开眼睛,妈妈一定会给我一个我喜欢的发型。每一次,都会有一点点的变化,比如刘海儿的划分,头发的弧度,夏天甚至更短,冬天更长。妈妈说:“你应该根据季节给孩子剪头发。”我知道我妈平时都是用心看别人的发型,已经决定给我剪什么风格了。我的短发是我妈妈的作品。她知道每个切口的方向和纹理。妈妈不是美发师,她会爱我到每一个伤口。

希望找一个像妈妈一样一丝不苟的美发师,让我安安静静地剪头发,听着头发簌簌落下的声音。希望“剪刀”是美发师追求的境界——能给顾客安宁,给自己一个爱和坚持的理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