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担 ,创作人: 李欣然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我爱家乡的豆腐花,更爱石磨

每年年底,一大家子人赶回家,仿佛能闻到豆花的香味。这时候,石磨的吱嘎声开始在山间遨游,农舍瓦砾中冒出的缕缕青烟映照着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而最不起眼的石磨就是一切美食的开始。据长辈说,我奶奶小时候,我曾祖父就打过这双磨工。早年,豆子和玉米都是用它磨碎的。时代变了,当年的小伙子已经不在人世,小孩子的脸上早已是沟壑。石磨几乎没有变化,只有磨平的底部诉说着岁月。现在,更先进的机器正在逐渐取代这些旧物件。但只要是推豆花的,大家都同意用这个老家伙。当我不熟悉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不明白这种费时费力的做法。现在我知道了——,这也是一种人情味。

其实推磨也不容易。家里的壮汉一般都支持长柄,老人称之为“ Grinder ”,来回推磨。女人利用“磨”转的空隙,往磨的眼睛里加了水和豆子。不一会儿,浓稠的纸浆从缝隙中溢出。如今,我的家人大多长期生活在城市里,当我回到我的家乡时,我不得不急于推磨。小时候也比较喜欢石磨。虽然我的短臂不能转动研磨机,但我仍然有资格进行“研磨”的过程。推磨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我却占据了加磨的位置。一个人不拿稳勺子坐飞机“ ”也很常见。然后,随着笑声和吱嘎声,新年的味道衬着豆花的香味,占据了我的心。

捧着一碗新鲜的豆花,有人坐在石阶上笑着对我说:“这个石磨一转,人的心就能拧在一起。石磨停转,人心散。”我只是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

美好的时光没有持续多久。说这话的人几年后就走了,然后就出事了。无形的隔膜静静地站在我们和家乡亲人之间。唯一的轮毂坏了。恐怕没什么可错过的。然后,好几年没再见到家乡了。所有的点点滴滴都成了只能细细品味的奢望,被紧紧压在磨底。磨坊从未转动过。

我一直在等。等待时间沉淀所有的浮躁和悲伤,等待岁月抚平失去的伤痕。

等待石磨再次转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