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然起敬 ;发文人: 张楚藩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这张铁皮桌子已经陪伴我24年了。1992年,潮州日报社成立,借慧如图书馆工作。我用了这张铁桌子。这些年来,我的办公桌上有“个老人用的位置”,但在我办公室的几次搬迁中,它仍然跟着我。书桌的大抽屉里,还放着二十四年前削铅笔用的红色塑料盒卷笔刀,还有一套画板用的三角板。

记得有一次搬家前清理杂物。在大抽屉的底部,一张生日贺卡被翻了出来。卡一打开,就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贺卡是我调到报社不久后的教师节前夕,在家乡一所中学任教的大二学生寄来的。没想到十几年后它还能响起这么动听的歌声,于是我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沉浸在莫名的情感中。

事实上,在我来报社的最初几年里,有相当多的学生给我寄过信、卡片和照片。因为工作繁重,家里又有病人照顾,真的没有精力、时间和心思一一回复。我只是郑重地珍藏着学生们的思想。现在回想起来,不禁有点愧疚:我一定或多或少伤了他们的心。

我没有条件收藏有价值的古玩字画,但我收藏的一般都是上面提到的那种“主食”。比如朋友出书,他会给我一本。即使我没有时间仔细阅读,我也会珍惜它,因为这本书凝结了我朋友的创造性工作,见证了一段友谊。

我在副刊部当编辑后,不仅收藏了朋友捐赠的书籍,还收藏了“ ”一些作者的投稿。

我小的时候本来是要给一个刊物发一组诗的,但是我在编辑的时候,一个编辑写信给我要再发一首,说我发的那首不小心丢了。我信守诺言,又发了一次,但心里有点不舒服。一个朋友告诉我,你发了一首诗,如果是小说散文,可能不会丢。我觉得这位文学朋友说的话可能有些道理,但并不影响我一如既往的对诗歌的热爱,因为我觉得一个无视诗歌的文化人是在破坏自己的性格。

经历了这次事件后,在报纸副刊部工作后,我养成了在电脑上收集“ ”作者稿件的习惯,尤其是对于那些在基层打拼比较辛苦,时间和精力不足的作者,我特意“收集”,因为我知道在文学界,

有人说我的收藏怀旧,他们是对是错。怀旧是一种财富。我的收藏是珍贵的,更令人敬畏。

人们应该敬畏。

畏天、畏地、畏神、畏神、畏佛、畏诸如此类“ ism ”是一种敬畏。

对爱情、友情、亲情、知识、劳动、创造,以及一切能让生命更有价值、更有意义、更美好的事物的恐惧,也是一种敬畏,一种根植的敬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