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清同仁:健康 、发布人: 南宫晴栀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黑羽斗得快,为什么要骗我?”女孩拽着少年生气地问。

黑漆漆的天空被烟花弄得五颜六色,震耳欲聋的噪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你再也分不清鞭炮是从哪个方向来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令人窒息的火药味。

别人家很吵,过年的气氛很热闹,和黑羽家的场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支支吾吾,久久一个字也跳不出来。

——号

——不能让她担心。

与快速思维作斗争。

“你是什么!!!”

青子愤怒地抓住了黑宇的快手。快速战斗的伤口裂开了,袖子被鲜血染红了。

“疼痛……”

青子还是有些心疼。她松开手,从旁边拿出药箱给他包扎。

“你为什么……骗我?”

“我怕你受伤,更怕和你惹上麻烦。”快斗淡淡地说道。

“但是你……骗不了我&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青子崩溃了,哭了。

“抱歉。”快斗的眼里充满了爱和愧疚。

“……”面前的少年似乎只道了个歉。

青子什么也没说,默默地离开了黑羽大厦。

一周后,法院。

“被告还有什么要说的?”法官拿起手中的木槌,重重地敲在木槌上。

“快打,你爸真的死了!”

“你父亲那天被活活烧死,是我们策划的!他死了,身无分文!”

“不,不可能……”

“信不信由你,反正是事实。”

……

这些话像冷风一样无情地吹来,最后,诉讼以沉默告终。

两天后,那一年的真相大白。

“黑羽盗一已被确认死亡……”

黑羽斗心里一震,眼泪顺着他的脸滑落。

“扑克脸,扑克脸&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他不停地告诉自己,眼泪完全失控了。

其余的,他都不听。

晚上,在屋顶上。

“蒯斗……对不起……是我前两天对你态度不好……”夕阳如血。她看着眼前的少年,少年的背影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快打站在天台上,他慢慢转过头,静静地看着青子。一阵寒风吹过,衬衫的领子被吹了起来。

依旧是沉默。

“蒯斗……

少年们此时已经转身离去,不再去看身后那个泪流满面的女孩。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骗我……”愤怒和悲伤在青子的心里蔓延。

泪水悄悄地从少年的脸上滑落。

“我只想一个人懂我!我也不想让别人担心,但是……我……只是想要一个真相……”

这个年轻人大喊大叫,好像要喊出他心中所有的委屈。

“再见。”

说,快打快跳。

“快打!!!”

多年后,清水齐越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自从蒯斗死后,他实在不忍看到青子每天郁郁寡欢,于是每天都想办法找时间和青子聊聊天。

“青子,今天感觉怎么样?”长大后,清水祈祷留长发,经常扎一个扎着白色丝带的马尾辫,穿一件白色衬衫,宽松地卷在手腕上,简单又略显华丽,笑容似乎更温暖。

“还是很生气。”

“哦?为什么呢?”

“我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一直瞒着我……最后他……抛弃了我。”

“ uh ……我也有一个朋友离开了我。”

“发生了什么?”青子莫名其妙地悲伤和嘶哑。

“我朋友的父亲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所以他必须独自寻找真相。嗯哼……我经常抱怨他在隐瞒什么。直到有一天,他知道了真相。因为真相的残酷和别人的不理解,他跳楼了。”清水祈祷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一片寂静。

“其实,……我错了……不应该忽视他的感受……”很久了,还是清澈的水

“抱歉……”

清水齐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青子哭。

不知过了多久,青子擦干眼泪站了起来。

“谢谢。”

“嗯。”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暖。

“我想我已经明白了快速战斗的困难。……真是麻烦你了。”

“没关系~加油,明天等你!而我想,他当然希望我们幸福,再加上他的那份好好生活。”

“好吧,再见。”

眼前的女孩似乎更坚定了,像是向清水保证,祈祷着说再见。也许,这也是对快打和过去的自我说的。

“再见。”

从那天起,青子每天都是3.1:起床/工作/回家。每次青子在电车上,看着人们来来往往,他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旁观者。每天,她都以如此平庸的方式生活,以至于她的生活逐渐恢复平静。

只有当生活恢复正常,世界才不再多姿多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