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份部分 、撰稿: 棠棣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青铜

青铜,青铜,暗光。

活在岁月的上游,抛开锋芒,只坐在时间的城市里,带着钝器的厚度。

雷云。鸟兽。庄严的形象衬着庄严的雕刻。

落后的历史磨去了尘封的黑暗。在九州,青铜礼器坐落在时间的深处。

青铜的光芒在我心中建立起虔诚。

历史的时空,辽阔的土地,堆积的骨骼,铸就了图腾般的神圣。

淡淡的光泽,穿透无知者的双眼;辉煌的尊严,打开内心的领地。

青铜,青铜,让克制的光芒在沉默中闪耀,花瓣如莲花,在岁月的沧桑中闪耀,闪烁,燃烧……

竹简

简短的话语撑起历史的天空。反叛始于碎陶。

从山川到草木,第一次了解初升的太阳或夕阳的人,把盲点定位在太阳的中心。

灵感的闪电记录在竹简上。当火开始的时候,思想的触角已经延伸到竹子和木头之外,植根于血管或血管,并以语言或文字的形式在人群中一次又一次地传播。

蛮荒之地善举弓、剑、矛,所以歌、泪、咒、密骨在岁月的河边沉淀。

芳草萋萋,天高气爽,让燕子有足够的空间,在每个春日剪彩,粉饰太平。

神圣的土壤里充满了人类的欲望,文字本身就是批判的利器,让攻防双方在岁月的背影里伤痕累累。

有图案的屋檐瓦

瓦当。瓦当。烟尘散尽后,屋檐下朦胧凝重。

屋檐下来的风一变再变,屋檐脚滴落的雨一变再变,屋檐下筑巢的燕子一变再变,屋檐下行走的人一变再变。小瓦胜檐端,守护着无数日日夜夜木头的坚韧。

艾草、苔藓……太多的生死擦肩而过,所以你毅然坚守时间之墙,举起时间的重量,生命的轻盈。

每一次日出,每一次日落,在鸟鸣的背后,都是一片陶瓷的寂静。

除了美和审美,多少个夜晚和日子被默默的观察过。风吹日晒雨打天寒地冻……任的身上长满了青苔,笑容依旧单纯、单纯、扎实。长久以来,钟爱他身后的所有椽子。

瓦当。瓦当。在所有瓷砖的底部,给时间以孤独。人生无声,使命无声,你敞开自己,定在屋檐下,见证风云,见证自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