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魁苏水河 、创作: 薛会兵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生命来自水。

无论是小草还是森林;蠕虫或一个物种;一个村庄,或者说一座城市,是因水而生,依赖水。

人们习惯于把居住的河流称为母亲河。孕育我们的苏水河,注定与河东的沃土或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息息相关。运城的名字数不胜数。运城人对这条河有着特殊的感情和依恋!

涑水河发源于绛县横岭关陈村峪。据《清史稿》记载,东南有太阴山、陈村峪,经闻喜、夏霞、安义等县至周浦,入黄河。苏水河,地理长度近200公里,从东北向西南贯穿河东;我不知道历史有多长。

也许当第一滴雨滴从古老的天空落下,当第一股泉水从中条山的石缝中挤出,苏水河开始了生命的汩汩流淌。雨水泉,呼唤着朋友,蜿蜒而下,汇聚成溪,汇聚成河,挟小浪,一路欢歌。那时候绝对没有名字。河谷两岸的先民发现,这里的河水清澈、畅快、清澈,就像一面碧玉制成的镜子,总是把人形的山和鱼,颜,清晰明了地展现出来。“清凉河”的名字就在那里!古人给山川取名,非常生动简单。

但对于一条河流来说,它的名字是清水或清澈,也就是说它没有名字,但最多只能算是它的本名。据说中国有数百条名字像清水的小河。对于一条重要的河流来说,它的名字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比如尼罗河、伏尔加河、长江、黄河、珠江、怒江……

苏水河应该与那些溪流和河流不同。我想河东的祖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神奇的传说在这里得到了生动的诠释。相传天上的之子小来到清凉江边玩耍,兴风作浪。河水暴涨,黑水翻滚。人们喝了这样的水,生病了;一片片喜人的庄稼也变黄枯萎了。人们打电话给邻居和朋友,敲锣打鼓,走进五龙寺求见五龙神。五龙听了众人的抱怨后,深感儿子难逃其咎,于是拿出剑刃,把义放在家庭忠诚之上,叫村民回去用河水漱口,这样就可以摆脱一切疾病。当地人把它改名为“苏水河”!从此河水更清更甜,男生更帅,女生更帅……

传说经不起推敲,但几亿年来,这条温柔、宁静、浪漫的河流,发源于古老的绛谷,跨过闻喜、夏县、盐湖、临沂、永济,注入吴兴湖,最终气势磅礴地奔向黄河。它和黄河一起,毫不犹豫地向东奔流。一路上不知诞生了多少河东故事。

站在涑水之源紫金山,想起春秋五霸,晋献公,晋文公。春秋战国时期,晋献公认定金墩为深红,一定是看中了涑水源头的好风水。即使出于各种政治和军事考虑,选择水无疑是一个明智和前瞻性的选择。你可以根据地理位置耕田、屯兵、抵御侵略国家。也正是因为如此,晋文公重耳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唐代的涑水河,波光粼粼,流水潺潺,徜徉在闻喜的沛白,孕育了灿烂文明的高地,孕育了中国第一个宰相村。1958年毛泽东在成都开会时,他问时任山西省委书记陶鲁佳:你知道中国历史上哪个县的宰相最多吗?没等陶回答,就笑着说,这是你治下的闻喜县!一首童谣唱得很清楚:闻喜有一个裴白村,古今名门望族,60个宰相,3000多人,七品。后来三晋的父亲母亲来闻喜写诗:裴丞相五十九岁,千年有别于众。韩国舒淇赞裴都,中兴唐房将是典范。当地人出类拔萃,文武名人争相毕业。贝聿铭在中国的根在哪里?九峰朝阳裴白坡。看看欧阳修对北宋裴氏家族的评价:天下没有第二个裴氏!

几千年来激情无穷的涑水河,变成了夏县,流入宋朝,仿佛在和另一个家族约会:司马家族。苏水河沿岸的司马家族从后面过来,势头更猛了。涌现出一大群名人和地方圣贤:造福乡村的河中知府司马池、太忠的才子大夫司马丹、著名的谏官司马光、司马康、吕周传了司马靖的判词……用故里河的名字来称呼那些远在他乡的游子,是一种亲情的呼唤。司马光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完成了子同治简,他不需要在红尘中流传。叶落归根,魂归故里,他们淡淡地欣赏着当年苏水河畔鲜花的诗画,满满的是四川的红花,运河被千万道绿波环绕。……

没有小溪,不可能千里,也很难变成河流。苏水河很清楚它的原因。浩如烟海的溪流从未停止过它的演绎和向前奔跑。涑水河畔,静静的约会着姚思安运河,那里的浪花惊险刺激的是吴兴湖。一提到姚暹运河,我就想到杨光、杨迪皇帝和他的水监姚暹。在杨光统治的十四年里,他修建了东都,开通了运河,统治了台湾省,征收了朝鲜,创建了科举考试,畅通了丝绸之路……,这是大多数皇帝几十年都做不到的。不幸的是,他急功近利,激起了不顾人民利益的民众起义,留下了千古骂名。

犯错是人之常情。运城人至今因运城盐池而欣赏他。为了淹没海拔最低的盐池,杨迪皇帝命尧先为独水剑,并在盐池周围重建了破旧的永丰渠,兼顾防洪和运盐。瑶族暹罗运河成为张茅文明的大动脉。那时候一定是一片熙熙攘攘的景象,许多船帆、小船和小船覆盖着河流,渔歌汹涌。隋代的杜水剑据说相当于现在的水利部部长,应该是一个大官,但是姚宪本人却是一个谜,因为除了那条运河之外,没有任何与他有关的史料。但是屈可以以他的名字命名,所以他应该是一个受人民爱戴,有良好声誉的好官员。

水能载舟,亦能赚钱。当苏水河毫无节制地到达古临沂。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位商人易墩站在河边苦苦思索:如何改变驴车运输的落后模式,把运城盐池的盐运到遥远的西域?易敦,姓王,原是鲁国穷书生。他被后人称为易墩,是因为他为了发财而驻足,但他的真名却被人们遗忘了。他没有任何背景,白手起家。他短暂的时间和巨大的积累财富使他与当时的中国首富陶朱公平起平坐,被誉为中国商业的鼻祖。苏水河的波涛给了他经商的灵感:改变船舶运输方式可以大大提高运量和速度。自此,苏水河见证了依敦……独特的财富传奇

涑水河离开临沂后,一路向西蜿蜒而行,加入了军队。历史上,吴湖东西二十余里,南北四五里,烟波浩渺,风景如画。明朝时,曾在吴湖边建了一座别墅,记得:烟云蒙蒙,沙鸟上下,芦苇吹秋雪,荷叶遮夏云。美景留不住,毕竟向东流。它生长的苏水河,充满诗意,傲然前行,融入黄河之水如何移出天堂!

上下五千年,中国在斯里兰卡起步早。只是一切都没了!今天的苏水河不像以前那样优雅了。干枯,憔悴,伤痕累累,……我能救你什么?我的苏水河!面对如今遍体鳞伤的母亲河,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愧疚!

一条美丽清澈的河流,一条充满河东历史的苏水河,一条被我们折磨的母亲河!你什么时候会在水源处听到泉水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当我们从源头直奔黄河时,可以再现一路上的痛饮、清波、奔流的欢乐。幸运的是,在苏水河的呻吟中,我们意识到并行动了!也许很快,小浪底的黄河就要引入涑水河了,碧水重流不再是梦!

保护母亲河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