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漫话 乡村婬妇全文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沈南燕去商场后,根本没有去奶粉专柜,只看了看CL的口红。

以前的生活,她从来不化妆,也不知道口红的牌子。

说得简单,其实在霍良东看来,就是邋遢。

然而,每次霍回来,他都故意在领口擦口红印。

纳什烟知道,是曾文玲,她也知道,这个女人故意让他蹭,是为了告诉纳什烟,霍良栋曾经在她那里有多开心。

CL口红一千多。上次文玲拍了一张口红的照片,整整一盒。不用说它值多少钱。肯定是霍或者沈米色买的。她曾经来看过,知道价格,不敢买,也没想过买。她认为买这么贵的东西是败家子的表现。

现在沈南燕看着当时的沈米色,觉得好可笑。

这次,她想买一个盒子而不是一个。

过去,霍不想给沈米色买包。她攒钱做免费保姆,但换来的却是这个廉价的男人,她变得更加廉价。

沈南燕打电话给霍,说想买口红。

“你想买口红吗?”霍大吃一惊,心想:这妹子真不一样。她的姐姐朴素成就是那样的。她婚后第二天会买口红?而且我还高价买了口红。

“是的,但是我没钱。我刚完成学业,没有工作。请给我你的补充信用卡。”沈南燕说。

据她所知,霍梁冬的附属卡一直被文玲使用。

这辈子,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不想和他打架。当她的脸被撕破时,继续演戏是不好的。

“附属卡?我现在不能给你附属卡。你要多少钱?我会把钱转给你。”霍很善良。毕竟她是新婚,不能破坏关系。她将来要照顾两个孩子。

“ 2万元。”

霍良东咬了咬牙,同意了。

不多时,纳什抽来两万块钱,转到他的账户上,她开始挑口红。

柜台还有一个女人选口红,每个人都选自己的。

另外,挑口红的女人不经意间瞥见了纳什的烟,颇感意外。她好像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一件普通的白衬衫,也能打扮得这么风情万种,留着长发,眼神单纯坚定,这可不简单。她素净的外表下总有一种深流水的感觉,像两个人。

她旁边的女人沈南燕没有注意到。她买了几十支口红,然后装在袋子里。

沈南燕在离开柜台的时候,突然觉得胸罩后面的腰带塌了。现在她的胸罩是她自己的,肩带松松地挂着,罩杯高耸在胸前。看着汹涌的海浪涌来,多尴尬啊。

商场里来来往往的都是炎热的夏天,她的背对着汹涌的人群。站在这里等于裸奔。

这时候,她旁边的女人站在她身后,挡住了她的后背。无论她走到哪里,那个女人都跟着她。

沈南燕回头,她对着沈南燕“ ”。“别说话。”

纳什抽这才明白对方的好意。

也因为这件事,纳什烟莫名地觉得这个女人善良。

两个人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对方对她说,“要不要收拾一下?”

“按钮掉落,饰面为白色。只是,我得回家了。”沈南燕有些苦恼地说,“我是坐出租车来的。”

“要不我送你回家?以免被人看见。”女人笑起来,特别美,像九月的太阳,骄傲开朗,而且她的气质特别迷人。沈南燕很少见到这样气质好的女人,但她有些发呆。

“你在看什么?”女人对沈南燕笑了笑。

具有特殊个人魅力的人。

“你有多麻烦。”沈南燕不自觉地笑了。

“不,不用麻烦了。她们都是女人,可以理解。我哥哥在车里。他要去开会,但是他看不见,因为他坐在后座上。”对方又说。

沈南燕觉得对方看起来非富即贵,也不像是一个穿便衣的女人,也就没多想,上了对方的豪车,是一辆红色的宾利。

坐下后,沈南燕从后视镜里真的看到了坐在后座的那个人,他看起来很高。他的头靠在椅背上,躺着。从沈南燕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鼻子很高,嘴唇特别性感。整个人气场3.8米,冰冷的气场让沈南燕瑟瑟发抖。她坐在车里,感到很冷。他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人。
沈南燕旁边的女人“嘶嘶”小声说,“我哥在寄托,他看不见你,你赶紧收拾一下。”

听到对方这么说,后面的男人似乎已经睡了很久,像是睡着了一样,纳什抽着烟大着胆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胸罩,但是里面有一个汽车座椅。

但是她靠在后座上,胸罩真的不起作用。

她俯下身子继续做。她设法找到了扣扣子的地方。当她抬起头时,她看到她身后的男人已经睁开眼睛,正看着她这边。

沈南燕看到那双冰冷睿智的眼睛,吓得半死,双手放在背上,忘了拿回来。

眼神,真吓人,对视了一会儿后,纳什抽了口烟,迅速拿出了手。

男人的头后面,似乎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窗外。

这说明他看到了。

沈南燕觉得这是一种耻辱。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特别透明。

但后来她安慰自己。幸运的是,她偶然相遇,再也见不到她了。

她惊慌地松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叹气?”旁边的女人说没注意到刚刚发生的微妙一幕。

“没什么,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沈南燕问道。

“我叫陆逸涵,后面是我哥哥卢启山。”美的简介。

沈南燕很有礼貌地说,“你好陆先生。”

对方只有“ mm ”,并没有说话。

“你呢?叫什么名字?”陆逸涵问沈南燕。

“我?沈——”沈南燕本能的说“沈米色”,却突然想起沈米色已经去世了,“沈南燕。”

陆逸涵歪头看着沈南燕。“假名?”

“为什么?”

“怎么会有人想他的名字这么久?”

沈南燕笑了。“我只是在想别的事情,分心了。”

“你在想什么?你要忘记自己的名字?”陆逸涵又笑又开玩笑。

“想想家庭事务。结婚了,事情就复杂了。家里有一个婴儿。”很冷,纳什抽着烟在笑。

重生后,能够和儿子团聚,再次成为孩子的母亲,是上天的恩赐!

沈南燕说了她家别墅的地址,她还说她是家里人。为了表示礼貌,她让陆逸涵有空的时候回家玩。

“你是霍家的吗?”陆逸涵大感意外又八卦地说道,“不是说霍刚刚去世吗?你是谁?”

“我之所以——”是因为霍是二婚,只有很简单的仪式,很少有人知道。

“要包含!”后面传来一个严肃的声音,语气不高兴,提醒陆逸涵不要在意,少问。

“没事,我先走了。谢谢你,陆小姐和陆先生。”说完,沈南燕匆匆赶回霍家换胸罩。她的衣服都是校服。也许是时候让她提醒霍该给她买新衣服了。

或者说,霍良东的信用卡副卡,乃至经济实力,她都应该攥到手里。

人一旦没钱就什么都没有了,有了文玲就什么都没有了。

“哦,对了,今天去给孩子买奶粉了。国内奶粉中含有大量三聚氰胺,对儿童有害。国外奶粉需要采购。而且,即使购买,也有很多掺假。对孩子们来说,这还不到满月。我没有牛奶。我们要不要给孩子找个护士?牛奶是最天然的。”晚上吃饭的时候,沈南燕娇滴滴地对霍说。

“奶妈?”

“对。”沈南燕说。

听着纳什抽烟,霍良栋有些酥酥麻。

可惜,他怕文玲。
沈米色大学毕业,沈南燕本科。沈米色在百货公司做销售经理的时候,遇到了从天而降的霍,追了沈米色一个月就结婚了。

当时父母都很自豪,觉得女儿嫁给了这个城市这么有名的单身汉。

结婚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沈米黄意识到霍家的大家族很迷信。算命先生说,找一个今年23岁出生的女人,可以大大增加霍家的财富。

霍很看重钱,于是娶了沈米黄,然后认识了文玲。他其实是想和沈米色保持婚姻关系。毕竟没有人对钱怀恨在心,但沈米总缠着他和文玲的事,让霍烦透了。

霍有娶文玲的想法,但父母不同意,他也不同意八字,但他想继续和文玲发生关系。毕竟文玲床上功夫不错。

现在好了,既然沈南燕要找护士,就让文玲来吧。她是真正的黄金和黄金之母,当她来的时候,她会住在自己的家里,这是很自然的。

于是,霍答应,“好吧,我就随便找一个。”

他心想:这真是一举两得。金入霍家,文令也入。

让孩子先进入家庭,文玲鼓励他去做。他在这方面没有计划,但在床上抵挡不住文玲的攻势。

文玲一直对当货太太不忠,生下孩子也没有把男人拴住。不到一个月,他就娶了嫂子。然而,文玲却利用霍的爱情谋生。

找护士,是在霍的身上。

纳什如烟猜想,不出三天,护士就会到位,她很了解霍良栋,他也不耐烦了。

果然,三天后,三个奶妈来到了屋里,沈南燕亲自把她们挑了出来。

第一眼,她看到文玲站在那里。即使她今天换了衣服,穿得更暖和了,但当她抱着孩子在产床上挑战沈米时,她还是很骄傲,沈南燕从来没有忘记过。

沈米黄死的那天,下起了倾盆大雨。

现在的沈南燕毫无波澜,眼神温柔犀利。盯着她死前看到的最后一个人,想起她嘴上的CL口红,沈南燕觉得:好讽刺,终于落到我手里了。

只要文玲进屋,文玲就不会让霍梁冬上沈楠的床,沈楠的烟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而且,她既然进来了,就不会想闲着。当她是护士的时候,沈楠的烟也会一口一口叫她“文阿姨”。

当她还是沈米时,她恨文玲,恨得牙痒痒。没想到有一天文玲会成为牵制霍的工具。

虽然沈南燕很难让自己的孩子吃别人的奶,但这是最好的办法。

看着来采访护士的三个女人,沈南燕靠在崩溃的贵妃身上,抚摸着毛茸茸的苏格兰折耳猫“团荣”,说,“今天累了,明天再说吧。”

她打了个哈欠,然后,懒洋洋地抱着羊群,上楼睡觉了。

走在楼梯上,我也从下面看到了文玲恶毒的眼神。

正是这一缕带着嘲讽和讽刺的目光,让沈米色带着仇恨死去。

现在,她回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