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金耳环 |作者: 田光岚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我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和祖母在一起。她一心想着和爷爷一起管理百货公司,好像从来没怎么关注过我。据说他们夫妻是一个小镇上最有钱的业主,但我就像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从来没有零花钱。我不讨厌他们,真的!一点也不。爷爷奶奶对自己不大方。我们住的地方叫金堂,真的是盛产黄金。当开采黄金的暴发户成为镇上的新富阶层时,各种各样的金饰在大街小巷悄然流行。有钱的女士喜欢把所有能戴首饰的地方都挂起来。

“你的耳垂太美了,应该戴金耳环!”

人们经常这样告诉奶奶。她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每次有新耳环,她总是在金银首饰加工店的柜台前徘徊很久。我有一次听到她小心翼翼地向爷爷提起这件事。“给我做一副金耳环。”爷爷把自己埋在账目和货物之间,甚至没有抬起头。

时间久了,黄金首饰的流行风暴并没有减弱,反而越刮越猛。

“为什么还戴这种款式的耳环?我老公说康定的手艺最好,就拿了一块金子在那里加工。”

“我也让老公定制了。手镯上最好镶两个鲜红的珊瑚。如果你挣钱,不要打扮你的妻子。那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吗?”&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 middot

有钱的女士有时会在我们的小店里谈论男人和黄金。

终于有一天,奶奶得到了她的第一对金耳环。爷爷给她时,用红布包着,奶奶的脸上也泛着红光。她手里的礼物仿佛是一只长着金色翅膀的活鸟,被拆开后飞走了,奶奶眼中的光芒迅速褪去。一开始只是金耳环的时尚风格。细如铜丝,小到连奶奶的耳垂都遮不住。

“耳环好小。”奶奶发牢骚抱怨,爷爷却听见了。他大声骂:“太小了!去做个犁,挂起来!”第一次觉得对不起一个人。奶奶努力不让眼泪掉出来。她又用布把耳环包起来,恢复到爷爷给她的原貌。

从那以后,奶奶没有时间和我说话。她在后院搭了一个炉子,放了一个石磨。天亮前,她开始磨豆做豆腐。奶奶说这是她的老手艺,不捡起来就废了。每天,两个磨豆腐还没出巷子就被抢购一空。后来,她在炉子后面支撑着一块木板,买了很多布料。她说她年轻的时候在当地最好的裁缝手下学习,如果不做,手艺就毁了。奶奶的衣服很快流行起来,进进出出拿货的人不比光顾百货公司的人少。一叠零钱换成了十美元,然后一叠十美元换成了几百美元的钞票。终于有一天,奶奶去康定看姑姑的时候,顺道去了金店。回家后,她漂亮的耳垂上挂着店里做工最好、重量最重的龙口耳环。是不是闪闪发光的“水龙头”在店铺的灯光下太刺眼了,爷爷总是眯着眼睛,把自己埋在账目和货物之间。

同龄的爷爷奶奶在六十岁的时候决定结束百货公司的经营,在一个比较大的镇上买了一套有菜地和花园的房子来维持生活。爷爷可能真的放下了,养鱼种花打发时间。奶奶变得更忙了。她还是每天在磨豆腐的时候沿街哭喊,来她这里做衣服的人也多了。除此之外,她还养了几头猪,留一只在家里,剩下的卖掉;奶奶喜欢埋着头走路。她说这是个好习惯,因为她总能捡到一些别人不要的零钱,多存一些,换成整钱。还有一些其他的收获,比如旧瓶子、纸箱和废铁。爸爸、叔叔和阿姨回家的时候从来不会忘记给她一些零花钱。“妈,这钱够你用了。以后不要在街上捡东西了,不然别人会误会的。”奶奶欣然接受了孩子们的孝顺,一如既往地延续着自己的习惯。衣柜里的新衣服越来越多,她一件也没穿过。她总是说很遗憾,它们已经磨损了。

戴黄金首饰的风头早已过去,但奶奶对它的执念依旧。只要她存够了现金,她就会立刻买回戒指、手镯、项链等等。但是这些年我一次也没见过她穿。即使是最隆重的春节,她也只是拿出一个手镯或耳环象征性地戴上几分钟再放回去。

几年前,房子被翻新了。好像再大的房子也装不下奶奶捡回来的破烂。裁缝的衣服占了一个房间;回收的塑料瓶占一个房间;她总是四处寻找未开垦的土地,回收的庄稼会占用另一个房间。奶奶是在与时间赛跑,时间给了她不竭的力量吗?畜牧局贴出通知说:饲养波尔山羊的草料是十斤两元。山坡上的草必须自己割。奶奶应该能装更多的东西,但是堆起来的草堆和她身高差不多。顺着趋势,草堆越来越松,肿胀的杂草缠绕着身影。夕阳下,我看到一个扭曲的巨大身影慢慢向看不见的远方移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